我用力的坐在2008身上,然後哀怨的看著它,誰要你來的?

誰讓你和2007這麼快就接棒了???都沒問過我的意願,你好膽!!

接下來內文,全都是老娘自我感嘆和這次跨年感想,有久坐不耐症的Angela請起立,門口在右轉你的左手邊的地方,謝謝。

 

 

我的跨2008很早就做準備來著,12/30就上台北,在上台北前還和從台北下來的GG還有他的朋友一道吃飯。

許久不見的GG(實際上應該算從5月畢業後就沒在碰過面了)和他俗稱的*網友*一起開車來宜蘭玩。

這件事情聽說金馬強早八百年前就知會過我了,只是我好像從來沒回應過,沒辦法,對於太遙遠不確定的事情,我向來不說滿。

因為我擔心我會變成賽鴿協會的放飛鴿,超擔心那帶有極大強烈的詛咒會烙印在我身上。

 

GG在右側胸口多了各Tattoo  他盧了10年最近他老媽首肯下讓他刺的。他說:他已經到了擁有身體自主權的時候。

我說:你這輩子都沒有,你身體的每個細胞構造,都來自於你父母,那不是你的。

我們沒有為了這話題爭論不休,因為他乖乖的閉上嘴了。(而這就是GG)

GG聊了許多關於他這陣子的事情,從入伍到驗退,過程坎坷又曲折?

他說,現在他好了,不再為那些而感到痛,我說,如果是真的,那就好了。

看著他我思索著,一個年輕的生命該是活躍的青春,可,在他身上,我卻看到遲暮的枯燈?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我們也許曾短暫擁有過相同的念頭,但,我們終究不同。

你不需要我的祝福,因為幸福要自己願意!

 

12/31一大早就和賴美人一起出門上班去,她辛苦工作,我渾沌的帶著睡意游離在捷運地下街。

距離和Angela相約的下午茶時間還有一大段空檔。如果早知道笨魚沒去面試;如果早知道Angela很早就出門到中山站附近,那麼相聚的時刻就不會那麼短暫了。

但是,那句早知道,其實是人世間最多餘的詞彙。

 

去年和Angela有約定,我們有張隱形的明年見兌換券。這段兌換券故事怎麼來的,原諒我鼻屎般的記憶容量,忘了。但,關於承諾,我記得。而且,急於去履行。

我們在12/31碰的面,這就表示,不是在明年相見,又等於,兌換券未生效,哈哈哈哈...所以說,我們得在瞎忙生活裡在擠出空檔,相見歡。

而我,當然不介意多見幾次Angela

距離上一回見面有多久?應該是和2266那一掛還有呆及他家那個我不熟的班長一起吃飯的那次吧?

是咩,我終於恢復記憶了,去年小鯨魚...還是上上年?總之是上回小鯨魚回日本前的餞別會飯局。

(說到小鯨魚,喵姊可想你的勒....今年2月應該會回來吧?)

ㄟ   岔開話題了,我要說的是Angela

這次小妮子越來越漂亮的偷偷生長著,實在太不夠意思了,說什麼要一起20幾歲。結果只有他自己看起來是而已

=..="

難怪笨魚心甘情願的被野蠻女友揉擰著(想反駁嗎?咳...咳  那個誰  你是沒有發言權的)

頭一次聽Angela機哩呱拉的說了這麼多的話(因為前兩次碰面根本沒機會,第一次不熟,第二次老娘又專攻吃的)

不會覺得聒噪,甚至覺得很有趣。對於她說的每個話題。有小女孩的淘氣...那芬圍讓我感覺到生命的活力,縱使有些故事是灰暗的,令人眉頭深鎖著的。

 

Dear  Angela  記得我告訴過你那天我看到一本書的內文是什麼嗎?

先想到結果的人,最沒意思。

很多事情給了過多假設是沒意義的,因為,我們都還沒碰到,也沒經過,而我們未必會遭遇到。提前的苦痛是何苦來哉?

我也正努力的朝這方向去學習,自尋苦惱是凡夫俗子的最愛,期望有天我們都能超然。

 

12/31是夜

我和賴美人相約一同到國父紀念館看101最後一次的絢爛,等待,從零零落落的人群到萬頭鑽動,我們看著。

七點多就卡位,而且我認為是各很棒的景觀點, 非常感謝賴美人。

清楚的華麗震撼感,和一些來自於陌生人給予的感觸。

從7點到12點的過程裡,我和賴美人覺得時間過的最快的階段是在於說別人閒話的時候。

原本這篇筆記那天也訂好的標題,就叫做:跨年夜之別急著吃棉花糖。

而這其中的含意,只有我和賴美人最清楚不過了....嘿嘿。

開始到結束不過是188秒,而我們花了更多的時間去等待,你說這樣的經濟成本效益合乎嗎?

很多事情講求的是各感覺,而那抽象的意境我們可以去計量嗎?

那天聽到:你知道衝浪的精神是什麼嗎?

征服?!

不是,而是等待....

等待最高的浪頭到來,急速的俯衝而下和浪玩耍追逐。

我們頂著寒風,和一群不搭嘎的熱血青春等待著同樣一件事情.....就是被感動。

在煙火綻放的那一刻,激動的人群,當然包括接到一哥電話的賴美人,他們心內的澎派我感受到了。

188秒絢爛結束了,我和賴美人照著規劃好的逃生路線狂奔。街上的陌生人、賴美人對一哥的真情告白,我感動著。

就在那麼一刻,我心底是那麼樣清楚著,我要的是什麼,我想的是什麼。

 

 親愛的,很感謝你努力把這文章看到最後。

如果你從頭坐到尾,那們請接受我深情一吻,你怎麼能這麼有耐性?因為連我打這篇文章的時候,都不曉得撇了幾次尿?不專心的和學弟聊著天中混過。

(學弟今天嘴巴超甜,說打電話給我只是為了聽聽我聲音。可惜了,老娘只愛吃*楞*草。)

 

2008想辦法過的比我幸福吧!!

一起努力

^^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