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還在為後站恢復進食而高興著
也和小霸王在討論著養鳥心得以及後站的往後
今早發現為什麼到了吃飯時間後站竟然都沒有啼叫?
前往他的窩去探頭才發現
他那小小身影已經僵硬
半合著眼
是有異狀而我沒及時發現吧?
今各兒凌晨時分我還沒入睡就聽到他振翅揮動的聲音
我原本以為他怎麼今天體力這樣樣充沛
也沒上前去查看
是我粗心又不積極

我難過卻也沒有眼淚
David的感覺一樣吧
在之前那篇筆記內已經早早預告了我的悲傷程度
只是呆呆坐在後站鳥窩的旁邊
望著他僵直的身軀
回想著昨天的振翅是死前的掙扎嗎?
如果是
那我變是幫兇
我忽略了所有可能性


耳邊又傳來鳥鳴
可是那不再是我家後站啼叫著要吃飯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