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天,不是很甘願的又宅在家,於是,打了電話給朋友,說是要去安慰他週末的委屈

實質上是因為我實在不曉得還有哪個地方可以跑    囧TZ

騎著氣喘如牛早先假性掛掉(根本就是詐死咩)的紅色霹靂號,奔向遠在20多分鐘的基地。

他那靠海,覺得很冷,天空很灰,在前往的途中,發現了一棟廢棄的殘破屋房。

就像見到獵物一般的我欣喜的很,但是,心裡想著要拍要拍,結果手卻又催著油門一直前行...

注意老舊,喜歡上殘破是深受南部人影響,不然我以前都覺得拍那種屋子都會見鬼的   =.="

朋友見到我以為我刷新紀錄,掛上電話之後這麼快就抵達目的地,騎著鐵馬。

拜託~天灰成那樣,傻子都知道等等會下雨,還騎腳踏車到那勒.....(傻)

每回去找他,一待就是很久的時間,不聊天的時候就是我看我的電視,然後他趁我不注意偷轉我的台。

太久沒見他,話匣子一打開就批哩啪啦的報告最近生活近況,也不管他到底有沒有認真在聽我講。

有時候很熟的朋友大概就是如此吧。

非常有義氣的貢獻最近愚蠢的行徑提供給他當和家人茶餘飯後的話題聊。

因為,我最近真的非常沒各頭神,是因為晚睡?還是真的壓力大?

前幾天跑到對面眼科看醫生,朴隆貢說我一定是過敏而已,但是,眼睛癢了好幾天,總覺得不單純。

圖看眼睛方便當天就戴著眼鏡上班,一到診間就拿下眼鏡,一台機器換過一台的檢查。

等看完診便和醫生討論引發源由,一邊焦急的找著我的眼鏡。

眼科醫生看我很不專心的在他背後應答他,便轉過頭來問我:你在找什麼?

我說:游醫生,我在找我的眼鏡,剛剛還看到它在這邊,可是現在怎麼不見了?

醫生看了看我就說:對阿,剛剛也還看到你拿著眼鏡的,怎麼會突然不見?

於是我們兩頭蒼蠅就在那診間裡邊東翻西找的,最後還把外邊的批價小姐叫進來問,有沒有看到我眼鏡?

跟診小姐一進來便對著我說:某某阿,你眼鏡在你臉上呀

頓時間我和那醫生兩人對望     囧TZ    整個跟白癡一樣的我們

明明那醫生有回過頭看了我一眼,為什麼他沒發現眼鏡掛在我臉上捏?

(所以錯應該不在我才是)

說到這也不曉得是我唱作俱佳,還是朋友想像力好,他整個趴在桌上狂笑,嗯嗯,現在他心情是開心的。

又把早上鑰匙事件和我麻咪的數牛論拿出來講,不過他從不意外我的秀逗。

我覺得關於這少跟筋的幹下一堆蠢事性格不是我的問題,應該是其來有自的遺傳我老母。

我麻咪個人就常發生類棵體事件還有最新的紅麵話題,當然,最引起我朋友間熱烈討論的就是

徒腳踩暈蟑螂的絕技。

每每說給我朋友聽,沒一個不拍案叫絕。

發現作了蠢事越多,應該是最近心事特多吧?

因為整個不用心的過生活來著阿...........

但是,我有啥心事?還導致我連作夢又夢到牙齒斷裂。

馬克說是提醒我該修口德,屁勒.................

老娘最近說話都很得體好咩...又沒暗幹哪些人來著,怎麼會是關於修口德呢?

不過最近是該修身養性一下,培養些許微妙的氣質。

為什麼?

哼哼............我的小秘密又被挖出來了(對他自己根本會自動洩密好咩)


他個人是非常支持我轉變,但,在這之前我得戒掉另一個習慣。



是最容易去習慣的動物

所以在養成依賴某種習慣前,我得將這可能會深陷的習慣抽離生活裡。

然後

轉移

我需用好運和祝福

不管你知不知道關於那秘密是什麼,你也會祝福我吧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