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關於這句話,總在惻隱之心大發的時候覺得,嚴重了點。

一個光鮮亮麗的傢伙和衣衫襤褸的人來到你跟前,願意和誰交談(?)

看著今天搭著末班車趕到的患者,我突然有了各念頭,是不好的評價,對自己也對別人。

人很容易主觀,先入為主的認為,然後自我評價,接著把事件歸類,把人歸類。

儘管都知道那樣是不好的,又有幾個人能控制的了『念頭』的產生,就像種本能反應般的。

想著如果自己本身環境條件不好,那麼為什麼還要養育下一代?

讓下一代過著和自己相同水平的童年生活好嗎?

不甚乾淨的衣服散發著淡淡的霉味,雖然不致讓我掩鼻奔逃,卻讓我皺眉思索,為什麼?

媽媽不善打理家務?還是孩子就只有爸爸而已?想著很私人的事情,沒有答案的問題。

嫌惡嗎?

不是,會有點點難過,對於自我斷論的一切,和他們有可能的遭遇和生活條件。

不是當事人,箇中滋味哪懂得那百分之一,全數的都只是我的假想,站在「假如是我」的扮演角色裡



憑什麼看不起別人?憑什麼同情別人?憑什麼施捨給別人?

當事者給了實質的訊息釋放了嗎?

他選擇的模式對於生活無愧、無謂也不一定,憑什麼不相干的人質踱

我常常就是那個不相干的傢伙,是厭惡自己這一點

人,花費太多時間去想、去干涉、去質疑,關於別人的事情

天空何時下雨,老王家走失的狗啥時候會回來,張大嬸的女兒好像又交了新男友.........

干卿何事!


                        stopped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