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

                 近日,真誠,感受猶如高山上的空氣,那樣的稀薄,儘管大口喘氣,

進入到心肺卻是不足微的量,那,似乎不足供給信心維持下去的。

卑微的懇求,會在多給嗎?

我們都有不想被戳破的謊言,我們都有不想被知道的謊言,我們都有不想卻不得不說的謊言。

一旦開始了,會讓某種元素隨之貧脊,心字旁的荒,讓我躊躇得發慌了。

頹然

釋放好多好多符號密碼,但,就像你的信箱被我所知名不知名的其他垃圾訊息填滿未處理一般,

回應著是更多更多我看不懂的立入禁止的退回郵件。


有時

想要誠實的表達,喜歡或者不喜歡,任性了、生氣的、歡愉著、瘋狂中。

是被允許不允許,停頓在尷尬的中間,比例尺的丈量,刻度的比對,誰也沒給誰答案著。


很刻意的去做某些事情,尋找什麼樣的感覺,回收的是零,卻在不經意的轉頭,跌進懷裡是期盼已久的。

那很機緣的結果,儘管歡欣接受,當下之餘不免在想,先前的那一切是幹啥了?


你說

關於人生的迷惘太多能選擇丟棄的太少,超越負荷仍舊承載。

誰都辛苦,爆表的那一天,就跟著往下沈溺吧。


我們

誰也不准救贖誰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