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行走一趟杜鵑窩的感受是什麼你知道嗎?

不,其實我已經往來過許多次那裡了。不管身心靈。

慣例的下午外出跟診到教養院,跟著CH有好吃、有好玩的、當然也有不輕鬆的。

這一回是頭一次被一整各班級多的暴動人數包圍著。

怎麼說?全都是一群精神障礙者們,年齡層最大有70幾最小10幾歲。

有安靜的獨自窩一角,有躁動不安的,有失心突然發狂爆走的.............

大概是從最穩定的看到最躁動的讓我險些適應不過來吧?

安靜的時候他們都像天使一樣憨笑著,讓你不覺得有什麼擔驚受怕的可能性。

下一秒的情緒不穩定就在你身後發狂的搥打自己,撕裂衣物,尖叫不停。

那一刻才是我此生目前最接近所謂杜鵑窩的時刻,是擔心,是害怕,是難過的,你知道這一些糅在一起的那感受嗎?


傍晚坐在店外頭同麻咪閒嗑牙,沒戴眼鏡近視的我還是看的清楚一條街距離的人影依稀可能是誰著。

我漾開笑容,隨後揮了揮手

H

從國小一路到高中那段歲月他一直都在我身邊,我們是很要好的兄弟,我是這麼認為著。

每回我失戀他都是第一個站出來肩膀出借挺我的傢伙,努力搞些有趣的事情讓我回復朝氣,走出傷痛。

那年他嚴重車禍住院的時候我是可以幫他拿尿壺的看護,一直覺得這樣的堅定友情不會生變。

某天他突然就這樣消失了,討厭不告而別的我覺得那麼就沒什麼好留戀的,關於這段友誼。


大半年前其實我就已經發現他又出現了,朋友也同我一在提起過他在哪裡

但是我不曾主動打過招呼,不然就是裝沒看見。

對於我捨棄的故人,一律都是這種模式。

可以發現他見著我同他揮手的時候那抹驚訝和喜悅,只是我們應該回不到從前了?


麻咪問我他是誰?笑了笑說:以前的朋友

又扯出一段殺人未遂事件,然後我似乎明白消失的那段歲月是怎麼一回事了

心情很複雜,但是我說了,已經回不到從前了................


回不到過去的還有那感覺

生病讓人很無奈的事件,在建議下又去拍了胸腔X光片試圖尋找咳的原因。

替我拍X光片的是一年半前我還迷戀的大單眼,是那個我看了會臉紅心跳不已的傢伙。

可,原來我已經不是一年半前的我了?

就算他摟著我的腰幫我調整姿勢,我也沒了任何感覺

很公式化的完成這一切,我是患者,他是放射師。




消失和擁有其實有時候都是一瞬間,那感覺

於是我試著放下,和快速遺忘

因為生病,所以有了很多時間可以思考(因為哪也不能去的得在家修養)

朋友也問我,若不即時去作的事情,往後會後悔,要這樣過活嗎你?

嗯嗯

應該很多話還是會含著吧?對於你,對於他

一輩子都不說的可能性還是存在著,如果沒有人問,如果我並不想說,在那當下。



今天下午也收到簡訊。

一來一往的傳著,再傳簡訊的當下我還在想,為什麼不直接打電話給我就好?

也在想,那他是不是也等著我直接撥給他?

交代了我要好好照顧身體,別落下病根。

雖然他嘴巴偶爾壞,又喜歡和我拌嘴,甚至是各大老粗(我真得覺得他不夠細心阿)

可是他展現了很溫柔的一面,在我認識他這麼久以來,起碼懂得關心我。

生病讓我又更加敏感來著,每個人貼心的舉動和溫暖的問候都會讓我好感謝著。

其實,我一直很受疼愛的是吧

如果可以,你也要一直珍惜我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