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

                   在回程的客運上看了一部電影,沒有完整,可是我懂或者局部瞭解(?)

故事是許多人有意或者無意的選擇搭乘了那一班沒有特定終點站的火車,火車什麼時候會停,停在哪?是個謎

火車上有鐵道迷,有失戀而短暫逃離的人,有人生失意茫茫前程不知在哪的人,有對自我存在感薄弱到沒有生存意識的人

那些形色的人,都停靠在某個沒落的小鎮當中,然後在與人和人的衝突以及接觸後對生命或者生活有了另一層感觸衍生

最後結局是什麼?誰留下了?誰又離開展開另一段旅行?我不清楚,因為我提早下站了....

想說的是

也許並不是每一段旅行都會帶給生命什麼樣的啟示或者衝擊甚至收穫,但我仍熱愛這樣的遊蕩,不管有沒有目的著。


跟你提過這回去南部最首要的目的是什麼嗎?

有跟你說,我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嗎?

是這個夢醒後讓我細細的想著,好吧,那就去吧,去台南

要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話,我原則上應該也是不反對,可是我喜歡更浪漫一點的說法『緣分大概到了吧』


說走就走是我的旅行王道(?)


黑太說我的行動力真的很驚人!應該沒人反對這說詞吧(?)

中午12點多搭著客運轉客運的在傍晚6點半才一償宿願的和他在念許久的火鍋店內用餐

標準的人在曹營心在漢幫,我更懷念隔壁那家韓國料理,已經是我的鄉愁阿!

停留天數太短暫總是我旅遊的遺憾(拭淚)

在長時間的搭乘客運的旅程中我腦袋沒有一刻是得閒,很多很多念頭閃過,好多好多感想

和許多有趣的畫面都沒能牢牢的抓下來



我下一回旅行想帶著epc出門,腦袋總動的比筆快許多,手還在寫著一分鐘前想的事情

腦筋已經忘了三秒前閃過的重點  OTZ

『出口』反射在胸膛上,我其實知道那路徑的,只是有時候光線照不到的角落,我們總以為是找不到的,沒有的




如果真有冥冥


那天我作了是這樣奇怪的夢

和一群朋友到了一間廟寺參拜,每個人都抽籤等解答。

我手中的籤詩捲在一個墨黑色的木質小捲桶內。

看著排在前方的每個人還都要擲杯得到神明的許可和指點,輪到我的時候,幫助解籤的某位阿姨

一看到我的籤詩內容就對我說『阿呀~你不用啊!你就照上面的指示去作(找)就可以了』

我端詳這籤詩內容是一連串數字,模糊著記著是1978還是1987正月5號還是15的(還是根本是明牌?)

唉~我的爛記憶不管在夢境或者現實生活一樣的兩光

聽過這夢境的朋友認真的對我問:有吧,你身邊是有這麼一個人吧!

就因為沒有這個人,所以,我來到夢境中的廟寺尋找這個人............

以為他們口中的重慶寺是大大宮廟,結果卻隱身巷弄中的小小一隅

好像是注定要到這來的吧(?)

在往廟寺前我們三個人還在孔廟嘻嘻哈哈的玩鬧,遇見一個阿北正在做著糖餅

我在電視上看過『花媽』也曾不屈不撓的不斷重複實驗做著這玩意兒

因為好奇,所以停駐腳步

阿北在我們購買完糖餅之後,突然抬頭對我說:你身上那尊觀音沒開過光吧?

(原來阿北偷偷注意我胸部很久了!『大誤』)

笑著點點頭,應該是吧?(我哪知道什麼叫做開光不開光的  =..=)

他說,一看就知道,還說沒關係,等等去觀音廟在過各香爐就好了(他怎麼知道我要去觀音廟?)

說遲那快,溫刀ㄟ黑太在離開阿北攤位沒多久就給我乾嘔起來,還一直騙我說是吃太撐

哼~這種陣仗拎謅罵看過太多次了(身邊盡都是這樣的人才阿!!)

果不其然的在我們快步奔離孔廟之後,讓我拍一張KUSO照片後就給我在路邊發作了

這時,就想著,還好小霸王沒跟來,不然我會看到兩個阿飄亂竄嗎?肉ㄚ會嚇到腿軟嗎?耀賢鐵定會!


兩個聖杯後的大翻盤

重慶寺也有供奉月老,說實在,如果不是因為那夢境,那一刻我該不會站在祂面前

阿寄和小鯨魚都很殷切的讓我一定要去拜這月老,說是很靈驗的

但,總躊促著,舉棋不定的是我到底想不想安定的這份心吧?

套阿寄對小布說的,要『甘願』

或許,我到了終於甘願的時機點了吧?

把從小霸王那邊聽來的那句經典的『富貴到終老』也給它用上了,沒想到爽快的連給兩個聖杯

暗自竊喜的張大眼睛對著月老公公說:最後一個聖杯再給我表示您是答應囉!

結果他給我一個特大響亮的



真的,我差點很不敬的飆出髒話來(雙手合十)

轉頭超級無辜的看著站在一旁的黑太,怎麼辦?祂笑我ㄋㄟ

連續在投擲出期許和期望,給的回應不是生氣就是在笑

然後我就得一直在修正和退讓某些條件和期許(原來擲杯也是一種談判技巧的養成訓練,我想)

在祂笑了我兩回,氣我一回後,終於在我已經打算打退堂鼓的那刻又給它點頭了

我懂黑太說的,沒勇氣再擲杯下去的F~U

從月老公公手上拿走了一條紅線,是我打算甘願的結果嗎?怎麼又在這突然的一刻又迷惘了?

難怪我都覺得祂的臉從笑瞇瞇到漸漸嚴肅(神經敏感作祟嗎)


熱情會燙傷(?)

台南的太陽是那種會曬痛人的。當我這麼說的時後黑太還很不以為然,之後在騎乘摩托車數分鐘後,

在台南陽光越來越炙熱的那一刻,他不得不同意我說的。

好在,陽光沒持續多久就害羞的躲藏起來,偶爾探頭。

台南人和台南的天氣是一樣的吧

火辣辣的展現讓人都會跟著燃燒的熱情(笑)

喜歡阿寄那種迎面而來結實的大擁抱,讓自己非常強烈的感受到絕對的受歡迎

在台南市區奮鬥數個鐘頭後,晚餐老蛙叔叔安排我們在鑽石樓用餐

初踏進鑽石樓的時後進入我鼻腔的熟悉味道和一股濃厚的疑問冉冉而升

老蛙叔叔不會選在一家KTV內吃飯吧?

難道要一邊載歌載舞一邊吃飯?(蘋果幫的豁出去玩法我是看過的,台南另類新吃法?)

我果然是一整各俗氣的人,人家鑽石樓可是老屋經營的店家,處處可是古董老痕跡來著

會有那種很KTV味道的原因是夜晚九點一過就會搖身一變酒吧


有怪獸、有話說


果真九點一開始煙味就竄起。黑太敏感到狂打噴嚏

於是我們又轉戰到一回生二回熟的怪獸茶舖

上回台南夜晚茶聚也選在怪獸。舊地重遊的感覺很棒的,和黑太也看到上回蝴蝶幫曾在前面留下倩影的

【請你跟我這樣做】的那幅圖。海安路、神農街又再度喚起我們好像不曾走遠的記憶,有著濃濃的溫柔。

晚餐沒跟上的小寶有偷偷拍到我憤慨討伐某人的模樣嗎?

因為他只跟小布分享,然後用一句感覺就很生活的照片給我帶過,礙於我和阿寄也正講再興頭上就沒追根究底的

這不會變成將來可威脅我的利器吧?(哈哈)

怪獸真的是一個讓人暢所欲言的好所在,竟然可以在那邊聊到近凌晨2點


仙女下凡來解答


話題源源不絕大概來自於阿寄的熱情分享和精闢解析

是的,請容許我們大喊阿寄一句『仙姑』

博學多聞的阿寄掐著指頭算計著我們的生辰,然後說出了一連串驚人的參考話語

給了許多良心建議給蝴蝶幫的成員嗎

是成員喔,不包含挖奔郎

阿寄還說黑太有來真是來對了,可以第一手得到這樣的訊息,好可以在兩個月前就先醞釀和培養招架力

聽仙姑說,兩各月後的我很可能呈現極幼稚、任性、番的性格,且是發揮的淋漓盡致的那款

嚴重到,搞不好會是那種坐在地上踢腳番的那種人  (干ㄟ?)

這時候我身邊的人就要全數包容我,且一定會包容我,對我就是一整各又愛又恨的狀態

黑太聽完一整各盜汗,且說兩各月後的他會很忙很忙,要我不要找他了

因為他今天已經感受到我的番,不過,是對肉ㄚ

巫嗎??巫嗎??巫嗎??一整各開始覺得在他眼中的番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輕熟女的淚奔

在很放鬆的情況下,人就會不知不覺的把自己的狗屁倒灶的事情都拿出來講

一大早起床後就該把一切還諸於大自然的,至少我的大小腸是這麼跟我說的,在很急忙的趕火車後

距離台南有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對黑太說,剛才趕的太衝忙,害人家腸胃都跟著過渡蠕動,要上火車給它一洩千里

於是抱著滋養大自然的好心情隨著車體搖晃的走到廁所,一看,不妙

廁所外面座著兩排『青春肉體』,不然是怎樣?是都聞香而致嗎?哪不好聚全擠在廁所前幹嘛?

這時候轉身跑又感覺很奇怪,於是假裝鎮定的想還是進去吧,洗各手在出來比較不奇怪

不知道是大受打擊後人顯虛弱還是因為滿肚子大便無處洩讓人軟癱

廁所門竟然打不開!!在我嘿咻用力開了兩次不得之後羞紅臉打算轉身就跑,沒想到眼前橫過一隻手,一扯就開了門

沒錯,站在我旁邊的某青春肉體幫我開了廁所門,這我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的呆站在門口兩秒,

一句謝謝後快奔到廁所內,搥著空氣,望著不爭氣的肚子,咒怨門外那兩排青春肉體。

一分鐘後開了門,帶著略略的憂鬱回到座位上,然後哭著對黑太說,沒的拉!!

黑太聽完來龍去脈後之搖頭看著我,不甚了解為什麼不上?

拜託!!!外面一整排男的又是正港的青春肉體,

然後要我隔著一道門演奏屎屁交響曲給他們聽?然後在開門的瞬間撲鼻而來的不是我那甜甜的玫瑰香味,而是屎臭

是這樣嗎?難道要我這樣嗎?怎麼說我也是各女的是輕熟女啊,不是置個人廉恥於度外的歐巴桑呀~頹然倒地

(吸鼻涕)




安平樹屋蝴蝶飛舞



覺得大自然和歲月的揉合大概就是如此吧

自然界的生命之旺盛得以有如此之壯觀的景致,在我上網估狗到就心神嚮往了

安平樹屋

都不知道是誰依附著誰,是頹傾的老屋還是錯綜盤根的樹?

我們三個人忘我的在樹屋內很潑墨感覺的屋牆前起舞了!

哈哈哈哈(請各位至親們自行前往,記得要登入啊
http://cid-81d3e8cff3dbb919.photos.live.com/albums.aspx

非常任性的要大夥都配合我幻想的雲門舞團那模樣翩然起舞

阿~這樣一想起來,真的從那下午我就很盧了

︿︿


儘管巧遇的某位陌生的阿北對著我說,妹妹你們來的時間不對了。

陽光都沒了,很難看到非常漂亮的景致,說完就拿著一疊自己拍的照片與我分享

那個他駐守在樹屋三年多的佳績,每一個不同光線下的樹屋,每個不同光線下的樣貌

沒關係,對我來說,我已經拍到很棒的照片了,那就是我們三個很開心起舞不管路過的陌生人異樣眼光的蠢樣

(又一陣大笑)


是黑太不是黑太郎啊




很多人在沒見過黑太之前都以為他是男的?親愛的W你是否也這樣質疑過呢?

我身邊就不知道有幾個這樣問過我黑太這號人物的性別

連阿寄那天見到黑太之後才大驚,原來是女的?

這樣都算了,畢竟沒見過,被誤認也就算了,但是,馬小寶,你在錯認背影之後才能活著,真好。

我們家的肉ㄚ是擁有一頭常髮的搖滾bass手,性別:男

那天馬小寶第一回見到肉ㄚ也是頗驚為天人的看著他,想,是那頭比女人還飄逸的髮吧(?)

黑太在捲過包包頭後的常髮呈現自然的捲曲竟然和肉ㄚ有異曲同工之妙,一個渾然天成一個靠海綿寶寶加工

特別將這兩頭長髮的相似拍照留念,想不到引起之後的爆走風波

馬小寶千不該萬不該誠實的透露,昨晚看到我相機裡的照片錯把黑太的背影看成是肉ㄚ的

對於一向認為自己很沒女人味的黑太,僅靠著這頭長髮茲以證明還是女人的黑太來說,太傷。

小寶弟兄一直搞不清楚嚴重性在哪,黑太整各大爆走我和肉ㄚ看在眼裡,著時替小寶性命堪憂

又很沒義氣的擔心著,如果真的有命案,要怎麼逃法?

肉ㄚ說了一句很沒幫助的話,不然我去離子燙好了!

我個人認為那個差別不在這邊,黑太的痛點在於唯一的憑藉沒了(?)

肉ㄚ,把頭髮給剪了吧!

=..=



感受角落、感謝小寶


這次去台南夜宿在小寶的感受角落

那是一處也許和自己的家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卻是超級強烈有家的感覺的地方

柔和的光線,巧思精心的布置,還有主人馬小寶瞇瞇眼溫暖的微笑

︿︿

走進角落你會發現,或者是感覺到主人的用心

又當你知道這樣的老房子本身除了自己擁有的歲月迷人之外,更是小寶又多加賦予它踏實夢想的所在地

倘若哪日你遊走到台南時,不妨可以去拜訪或者更貼近的住進這個角落裡,感受和我一樣的感覺,

那種會想在去的想念,從你離開的那一刻就開始。

雖然馬小寶讓黑太很爆走,可是黑太說,他還是會想在去『感受角落』





雙魚男唯一的優點僅剩是體貼嗎?

我們都對雙魚頗有微詞,好吧,或許只有我們這兩隻蠍子

雖然對這星座感冒,可是我們家肉ㄚ又剛好是這星座,所以是又愛又恨的表現嗎?(笑)

當然這幾天也是要感謝我們家肉ㄚ的陪伴

儘管一路不斷打壓我的夢想,想藉由現實喚醒我面對小橋流水離我有多遠的情況

可是隔天還是一大早從永康騎摩托車帶我們兩個路痴去吃超想吃的素食早點



上回蝴蝶幫台南之旅剛好遇上初一十五有人得吃素的緣故,然後就到這家素食早餐店用餐

他們家的餐點選擇眾多,滋味也頗不錯,但是價格很不親民就是了

超推薦他家的鹹豆漿,一整各絕妙口感和滋味,會讓人誤以為點了茶碗蒸還是鹹豆花這類的東西,很香。

下回去,應該還是想吃他家的早點吧(?)還是誰有更好的推薦?



體貼的肉ㄚ還陪我們去逛傳統菜市場

一整各和搖滾很搭不上邊的行徑會不會感到不自在捏?

書裡說過,要貼近一個地方的最快和最好的方式就是去逛傳統市場

在那,你會發現有別於自己所居住地方的食材和人文,我就發現了這邊的糯米腸竟然是豬腸灌的!

讓我拿著相機猛拍這東西。讓肉ㄚ和黑太看了嘖嘖稱奇,對他們來說豬腸灌是多們希鬆平常的事情阿

我原本不想買來試吃,因為裡面包花生,對我來說,花生不是我喜愛的,我極少吃花生製品的東西

可他們一直鼓勵我,終究還是得知道是什麼口感吧,有別於一般我所見的糯米腸,還好,

他家花生和糯米一起融合了。沒有漸層的落差口感,卻多了豬大腸特有的味道,嗯嗯~下回去,可以再買來吃的

對,我一直想誇獎我們家的肉ㄚ,可是一直被食物掩蓋過去,然後以他為標題的重點一直被帶過

總結:以後我努力對雙魚成見少一點,以彌補對肉ㄚ的感謝(什麼結論阿?)


路痴的直線條

從台南準備回斗六的時候,黑太臨時決定帶我去員林吃他思念的鬆餅還有美味米糕



一下車他說從這中山路一直直走就會到了

但是,中山路我走了不上下三四遍,可口的鬆餅在哪?

他說路痴的記路方式就是走直線條的永遠不會忘記,真的我們就在中山路直直的來回走

悶熱的正午十分,走到我們兩個汗流浹背,我早上有被餵飽,所以不會發脾氣,儘管真的悶的我頭暈暈的

(該不會是仙姑的預言讓我有所節制吧?)

好不容易在路人的指點下終於找到那招牌被擋住的鬆餅屋,然後鐵捲門上就給我漆上

『禮拜一公休』

接著我們繼續不撓的轉戰找尋也是傳說中直直走就找的到ㄟ米糕

於是又開始無止盡的直直走,直到筋疲力盡的時後問了站在門口看兩個阿傻走來走去的大嬸米糕是不是移位了?

大嬸一聽原本還說對,後來又再問,是謝家米糕嗎?

黑太不是很篤定但是依舊點頭說:嘿阿

大嬸說,在中正路上阿

後來黑太問我米糕好不好吃這件事情,我說,在很飢餓的狀態下怎麼能妄下作定論勒?

再度問路人火車站怎麼走的時後我們發現了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鬆餅屋和米糕兩間店就真的是在同一條街的南北的前後直直走路上

黑太沒記錯,只是記錯條了

OTZ



是因為住的遠?

蝴蝶幫裡就屬我住離大家最遠,我說就因為住的遠,這樣感情才會好,天天見到我大概都會膩吧

黑太則說:那ㄟ,我跟肉ㄚ住不遠感情也很好阿

哼~甚至叫我嫁往西部的話都出來了

我覺得阿,有時候距離不是真正的問題,都會被克服,儘管可能換來睡眠不足或者身心疲憊

可是,甘願的話,就沒啥好躓咄的

我很歡喜這樣的奔跑阿,雖然總嫌時間不夠多能停留

像我很想去的永隆宮面廟口前的北門豆花,鹽田、夢幻湖(龍崎鄉牛埔泥岩水土保持教學園區、台南藝術大學

這些點都因為太遠了,所以沒能去(偷偷擦淚),為這趟旅行留下小小的遺憾

不過照肉ㄚ的說法,應該很快的他又會見到我

哼~幹嘛講這樣,一幅看膩了的樣子(又在番了?)

沒關係,現在有阿寄和小T給我靠了(大喜)





我呀,要和時間一樣,不停的往前走

路有多長、有多遠,不知道

但是,那很重要嗎?

有時候任性的想著,就當下吧,可是發現,原來活在當下的勇氣也不比奔向未來的小

因為一旦決定了,就不能想著要回頭的事情了

未來起碼還有時間給你思考,不是嗎?

我喜歡現在當下的自己還有你,起碼這一點可以確定的,也不擔心後悔著

下一次,要去哪旅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