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這一詞最近成為最夯的話題。


就我所知,其實不管在哪個年代或在世界的哪個地方,用什麼樣的方式,都持續上演著。

說來,好像頂無奈,因為不管是不是在大人(秩序管理者)眼皮下,他似乎還是會發生著。

能杜絕?怎麼杜絕?能防範?該怎麼防範?好像也沒各準則。

而常常會發現,既使有人提供解決方案,但之後還是會演變成,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我絕對承認,現在的小孩有越來越聰明的跡象。

世界生病了嗎?我們的孩子生病了嗎?

道德觀的模糊,同理心和是非判斷的薄弱。

突然讓我有種,會不會有那麼一天,既使我管理好我自己,要求好自己的小孩做好自己的事情,他仍然會受到這一切我所不知道的苦痛?

小時候我目睹過霸凌這回事。

源由通常是很無聊的簡單,只因為『不順眼』

是因為小時候沒法控制情緒?所以會有所謂的霸凌產生?

因為長大了,進入社會,所以懂得掩蓋情緒,知道動手是不對的,改換另一種方式解決不順眼這回事?

說真格的,我不是心理學家,不是社會學家,甚至是各什麼專家都不是的普通人。

我無從,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解析這一切。

只是每回聽到或者看到社會這些新聞案件,就會讓人覺得好搖頭。

或許有人會說,以前也是這樣一路被打來,感覺沒現在的嚴重,現在的小孩真的有病。

但是我想說的是,以前多媒體發展還沒那麼發達,更多骯髒沒被披露也不一定。

但是就因為現在太多可蒐證的媒介太多了,感覺上人不是更應該收斂自己的行為?

除了媒介被濫用外,好像許多人將這些分享空間當舞台一樣,譁眾取寵的像作秀一樣,故意演給大家看。

社會生病了嗎?我們的孩子生病了嗎?

我大概和身邊朋友相較起來比較有機會聆聽到關於校園這一區塊的訊息,因為雙魚姊姊在學校教書。

這篇文的產生也是因為她今晚非常生氣的對我說:學期過了一年,今天我才知道,在我的班級竟然有霸凌這麼一回事!

身為老師的她痛心疾首,因為自己在課堂上不斷的重申那些教條和每每發生相關社會新聞案件,她都不厭其煩的再一次對學子們說

絕對,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這班級,每個孩子都是可貴,也都是別人父母親的寶,誰都無權去傷害。

事件的女同學從學期開始就被同宿舍的其他女同學排擠、欺負,進而當女傭使喚。

而這件事情一年下來,幾乎大家都有所耳聞,也知道受害者和加害者是誰,卻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報告師長?

受欺負的女學生還透露,在這邊所遭受的欺負還算輕微,以前男女混校的時候,他被那些男生欺負的更慘。

聽到這裡,我真的無法想像,那種慘,是什麼樣的程度?

雙魚姊姊詢問我,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的好?

她好想將那些學生記過,然後告知他們的父母,這些孩子在學校裡都是各什麼樣的德行。

我告訴她,告知學校你的班級面臨到什麼樣的問題,還有你即將做什麼樣的處置。

在這方面,我想順便看看這間學校會怎樣來處理這各問題,畢竟,在每間學校、每個班級、每個學年,都有可能面臨到的。

而我更想知道,父母親知道了這些事情之後怎麼各回應?

我不知道受欺負的女孩兒為什麼不將這些事情告知父母?或許有我們不清楚的難處?

可我知道,假若我是那女孩的親屬,我會有多麼憤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