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snc7/s720x720/296149_178937095515822_100001985988211_379920_1074052152_n.jpg
9/25
散步去~
不知道瞎忙什麼,總之就是想作的或者該作的都沒作,不該作的也不小心都作完了,甚至有的還不罷手才糟糕~
很久沒走路運動去,每日早晨腳踏車運動也因為我和李阿龍爸媽接力跑南部而停擺很久。這麼久沒活動筋骨流一下汗突然有罪惡感呢
=_="
現在很多國小都附設幼稚園,我不知道這樣算好還是不好?
突然又想到,每個男人心中都有個區塊住著彼得潘這回事。
其實我沒有很喜歡彼得潘~
因為我太虎克船長了,鱷魚肚內的滴答聲總不斷提醒我,過去以及流逝的時間。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319561_179415912134607_100001985988211_381642_1113086529_n.jpg
9/27
我從來不知道霍格華茲與遠的要命王國的距離原來那麼近。
在想像的國度裡,很多事情都變的不難。
然而實際呢?
離開前一份工作除了過度厭倦和疲憊外,另外個想法是因為
想知道自己的人生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在別人都覺得我很勇敢的作下那決定的反面是不是也在準備等著看我到底能有什麼樣的能耐,在極少可運用的能力和資源條件下,走出吃回頭草這個魔咒。
今天曾提過席慕蓉說的:「在世間,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時刻,似乎都有一種特定的安排,在當時也許不覺得,但是在以後回想起來,卻都有一種深意。」這句話確實屬實ㄚ。
離開別人眼中性質穩定、收入又好、福利也很不錯的工作也快一年了。
儘管在新的這份挑戰過程中,總有許多令人氣餒和摸不著頭緒及些許迷惘的事情發生。但是卻可以很自豪的說,這份成長和滿足以及歡愉不是前一份工作能給的。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不想急著下結論。現在的我,也不賴。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snc7/s720x720/317696_180183592057839_100001985988211_383835_382057303_n.jpg
9/28
散步去~
難得午後天氣這麼好,這幾天又過的太好命,所以還是加減
運動一下感覺比較對的起良心~(雖然我好像沒什麼良心這鬼東西)
在繞圈圈的這過程中忽然撇見一狀似國小三、四年級大小的女生,朝我對面快步走來,那近似小跑步的高速扭動小屁股搖曳生姿樣還不忘搭配側頭撩長髮甩。實在是有夠騷....喔,不不不,是多們撫媚動人ㄚ~讓我一整各望塵莫及的自嘆弗如,心想就算來世再投胎轉世該也無法達到這境界而感到無比汗顏+捶牆壁。T_T
好在那小女生也沒繞幾圈就閃人不見了,不然我肯定現在已經頹然倒在地抽蓄。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294408_180799908662874_100001985988211_385968_4836017_n.jpg
9/30
日安~
感覺還不賴,沒有因為停了兩周就顯得特別累。
一早也是跌進蘇打綠的音樂中,真的耶,這季節他們的歌特別有味道
起碼對我來說是啦~
知道果汁牛奶+黑芝麻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就好像是我的果汁牛奶在鍋爐中一直滾燙直到糙灰瘩這樣
=_=
今天我得把我癱掉的頭髮在去想辦法撐起來
不然會被人家發現我的地中海耶
我記得我小時候毛很多耶
而且眉毛媲美蠟筆小新那樣的粗濃
長大全反了樣
只有這金剛芭比體魄沒變到
掯~~~~~超鳥的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314740_181020831974115_100001985988211_386920_1231596600_n.jpg
9/30
散步去~
沒真的跑去散步,但是也是心情轉換的一種,也是耐力賽的
一種。發現自己真的沒辦法在這樣久坐(雖然我天天都久坐居多)。沒錯,又找李阿龍他妹變髮維新去。因為我對她說頭頂撐不起來了,然後變成中分頭,一整個看起來就是超不順眼。我記得我以前頭髮很粗又很多,現在頭髮變的細又很少。跟妹妹說我將來想留她那種清湯掛麵的學生妹短髮,根本連整裡都不用整裡多好。結果她又很直接的告訴我不可能。因為我的頭髮性質會讓它像整頂假髮黏在我臉上,看我頭髮有多沒骨氣的挺不起來就好。
不過小阿姨覺得還是喜歡我大波浪捲度的樣子。
她覺得我現在看起來澎的也很像戴安全帽吧?
我想理光頭算了,天天頂著喜歡的假髮出門,大概會好一點
=_=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308163_183025048440360_100001985988211_392501_1598255442_n.jpg
10/5
散步去~
這一散又散到小阿姨他家去了。
小阿姨他媽(李阿龍他阿嬤)盛了一碗公的麻油雞給補一下
是說那一碗滿滿的肉也真的是太............
....了我
全酒的麻油雞~~~果然可以理解小阿姨說的為什麼吃完整個人暈眩
她還說我酒量這麼好,應該不會有大礙
=_=
是說我從那邊騎摩托車要回家我都擔心不知道會不會突然蛇
我這樣算酒後駕車嗎???(壞示範請不要模仿,酒後禁止開車低呦)
完全手腳發軟耶我~不過真的人身體整個暖活了,經痛症狀有緩和不少
嗚嗚嗚嗚嗚~~~女人好辛苦
這一碗下肚搞不好肥兩公斤,之後又因為去醫院探病然後跟著又吃了不少炸物~嘖嘖一整個匪類的一晚
T_T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302658_185486028194262_100001985988211_399826_465958447_n.jpg
10/11
散步去~
今天看了一部不錯的電影,所以,我想就算下雨還是出門散
步去吧
男主角:我喜歡淋雨的感覺,就像把什麼都能洗乾淨的樣子
女主角:可是你知道你淋的酸雨吧?(笑)
男主角:當然,所以,我們不是穿了雨衣了嗎
於是我撐了把傘,散步在雨要下不下的大小雨中。
最後一次暢快淋雨的記憶好久遠囉,不過我像是也吃到瑪德琳蛋糕一樣,關於這段記憶忽然很鮮明。
那時候年紀真的很小,連心眼也小到不行的程度。我和男孩一起參加朋友揪的夜唱活動,那是一個雨不小的夜晚。席間煙酒瀰漫整間房,男孩坐在L型的底端,我坐在轉彎處。那樣的距離不算遠,但是後來硬生生的塞了一個女孩進來。那女孩喝了不少酒,然後說自己暈就這樣躺在男孩的大腿上,我的臉色鐵青,男孩則一臉惶恐看著我。結束之後男孩送我回家,距離我家還有段距離的地方我下了摩托車(有嘴碎又臭的鄰居我過了好久這樣走夜路回家的日子阿)然後把傘遞給男孩,男孩則又把傘塞回我手裡,然後一句:哩麥安捏啦。任性的我又把傘丟給他,兩個人僵持在那幾分鐘之後我說,我想淋雨回家。男孩後來把傘也收起來,就悶不吭聲了也淋著雨騎著摩托車回家,隔天男孩感冒了。小時候在愛情面前的我一點也不可愛又執拗,瞪著他彎駝濕透的背影,我實在覺得氣到炸掉。僵了幾天之後我問男孩,為什麼讓那女孩躺在他大腿上,男孩說,她就這樣躺上去了,說自己醉又暈,然後她又說借躺一下下就好,我想大家是朋友一下下應該沒關係。唉~~~~~那一年我喜歡上的是一塊木頭。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在的我,在感情面前依然不可愛也執拗著~哈哈哈哈哈。
打到這邊又想到那天瑪雅打電話給我的時後聊到,我怎麼每天都有寫不完的東西?一張圖片,一首歌曲,一部電影,都可以讓我長篇大論。我說,A型的人對生活比較有感觸咩~
===================
斷斷續續宜蘭的天氣+我不停的往外旅行去
我們的暑修也停擺的許久
看來這單元是得告一段落的呈現不定期PO文
那也OK
生活的形態本來就不止有一種
重點是在於,有心想記錄些什麼
啾咪
^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