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深夜裡我和湯姆大叔聊了許多。

我們都得為自己找尋一個出口,在即將崩頃的時候。

SOSO桑那天也提到關於溺斃論,說聰明如我該會知道那是各怎麼樣的申論題。

他們都在掙扎,屬於他們的我不清楚的區塊裡邊。

湯姆大叔說自己能遇見我是一件運氣太好的事情,聽了之後,我微微的臉紅也感動著他這麼以為。

對他說:是因為共鳴的產生
有時候我們就像在打健康羽球一樣
遊戲要順著對方節奏一來一往
才有可能持續下去ㄚ

又說的宿命起來
就是緣份阿

他請求我別在他生命中消失的太快......
笑著答應,那麼他得給我祝禱能讓我長命百歲阿眨眼睛

然,這樣的話並不陌生

幾天前也在南部人口中聽過,關於可以認識我,在他生命中是一段非常美好的際遇。

對我而言何嘗不是呢

其實我們感動的都是這當下,在別人那獲得的那一份感覺。

不管最後會不會成為傷疤的可能性,且讓此刻就這樣擁有彼此下去吧。

緣分的深淺,我已經不太去在意了,那是一種自然定律,我不想去強求的東西。

過去的我們很好,那麼就請記住關於能回憶的那段,忘記曾給過的傷痛的往前走吧。

擦身錯過的我們不必可惜,是緣分的深度不夠。

有些人是累積了幾十年歲月才能在換各回頭,或許我們是走這樣的模式也不一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