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率不對捏,我這樣對他說,可是,他似乎沒有搞清楚關於什麼樣的頻率。

說真的,我不能怪人家,因為自己不易被搞懂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

但是,一直被打斷自己的異想,那很令人火冒三丈。而火氣一上來,口氣難免衝。

但,說了,對方頻率接線和我的有極大落差,我火了,他大概也無所感覺吧?

不想臆測,如他說的:沒有意義咩。

我思考著,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得有所含意存在嗎?照理說,好像應該這樣。

不然會有種辛苦付諸於流水的心態吧?

不知道啦,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不是那種很不耐煩的回應著自己的對話。

每個人對於有意義這件事情的定律大概不相同吧?

因為有趣,所以我會去做;去研究;去探討,直到我找到我滿意的答案為止,又或者根本沒有所謂的答案。不過,沒關係。

我享受在這尋求的過程中,而不是在乎那結果到底對我有沒有幫助。

當然,我們不能將它和感情相提並論著,如果我跟你聊的是感情觀,或許你抱持的態度就會和我此刻相同吧?

說了不臆測,那我現在又是在幹嘛?嘖............

 

昨天午睡太爽了,所以導致夜晚太漫長。無所事事只好掛網看文章打發時間。

去魔女家拜訪,她剛好寫到一篇關於乾物女找不到春天的原因。

這就和我家少爺要我別再看什麼*我叫金三順*的韓劇是一樣的道理,那是讓所以乾物女墮落的泉源啊,編織不切實際美夢的天堂啊。

邊看邊點頭,到了這年紀,又更加自私了。算計一切,說穿了,不過就是不想受到傷害。總希望自己永遠在對方想提分手前,就先說再見。

 如果戀愛像吃東西一樣,不合口味,下次不買,多好啊。

但是,包裹著不一樣的糖衣,你怎麼會清楚裡邊的內餡根本就是同一個?有些東西根本沒得試。

試吃著每樣東西,想找到自己最喜歡的口味,卻沒發現,每樣都嘗過忘記嗽口,所有的味道都混在一起了。當真分的清楚,是甲還是乙?

這樣混亂的當下,可以輕易得做出選擇嗎?

看到這,你又很不以為然的對著我冷哼一聲吧?

是ㄚ庸人自擾,我就是各喜歡胡思亂想的屎老百姓說不行。

 

早上和麻咪還有大姊一起到蘇澳看房子(我沒有要搬家,不過老人家都喜歡置產=..=),沿途我們有經過青蘋果的家。

最熟悉也最陌生的街道,那附近的芬圍總有股說不上來的哀愁。昨晚出去接大姊的時候,停在我前方的那輛摩托車,看起來很像青蘋果。

不過誰知道捏?畢竟我並沒有上前去一探究竟。我將他假想成是,因為他後方載著一個女人,於是我又把他假想是他和他的女人。

沒有以前的難過和不能接受,他都到了該娶妻生子的年紀了,如果是,那有啥好意外?

對於他,沒有不祝福,對彼此只有稍加埋怨,不夠努力和勇敢。

沒有結果,也是種好結果。我對這一切下的結論。

畢竟,如果連勇氣都沒有,怎能走到將來的以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