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我覺得累了  倦了  眼淚卻無法枯竭的湧出  我感覺  手裡曾經握著的  他逐漸流逝掉  不是誰拿走的 
 頹廢無助 連倚著牆圍走路都辛苦  不要試圖安慰我  那種同情可憐的眼神  禁止投射向我
只要抱抱我  什麼都不用說  不准問  只要抱抱我 
             好像什麼都錯了  我有那樣深切的疑問  每個當下的決定 都太自我了嗎?
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  或者根本連擁有過也不曾? 那麼真的不算失去了  我跌坐  然後縱情大哭  有了這個認知
抱抱我就好  什麼都可以不用說  眼淚也不用你擦拭 繁雜的思緒也不用你安撫  只要抱抱我就好
             雜音太多了  幫我把耳朵鄔起來 我無法停止讓他們去說 彷彿一切是怪我活該  我們該買各酒喝各醉
麻痺自己聽覺神經讓他徹底睡 麻痺所有思緒流轉觸動心底柔軟的易碎 我真的很想酩酊大醉  在你抱抱我之後
只要抱抱我就好  在我喝醉以後  可以什麼都不計較了  在我沈睡以後  抱抱我就好  現在不想管之後的我還會快樂嗎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