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南部人借問我,什麼惹的我不開心來著?

話題開了,他又拿起教鞭,一字一句敲打出諄諄教誨

他說:你可以不認同。

偏偏我從頭到尾只有扁嘴的份

我不懂,什麼樣的源由?會讓一個人在這樣的空間裡,去製造一段現實觸摸不到也甘願的曖昧

空虛感作祟?寂寞使然?

南部人說:我覺得這個問題沒有探討的意義,也分析不出來。


羅先生說:每個人心中,都有座黑暗的中古世紀,每一個人,都需要一些生命的出口。

不管他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

應該說沒有什麼好驚訝的,不讓自己煩的方式最簡單就是拉倒,就這樣。

好像他的作品你不喜歡,就往下一攤逛去就好了。

因為,你若是跟老闆說:ㄟ..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東西來賣?

有什麼意義?你不覺得是這樣嗎?

扁嘴,且生著悶氣中

不服著南部人以簡單冷然的三言兩語就將小火苗熄滅,且帶過我的疑慮。

他說:這樣的遊戲仍舊會在這樣的空間繼續下去,甚至誠懇的請求我,不需要為了這件事發出正義感,或憤懣什麼的?

要我對著別人溺水呼救聲卻恍若無聞?我以為的世界運轉,就是需要熱血的人去推動 。

聽到這,南部人笑著搖搖頭。這,我不得不給你更高階的哲理了。

這個世界只要有人存在就會推動。用大範圍來看,你會發現熱血這件事情,只對熱血的人本身的動能有意義。
對整個世界並沒有。

我又扁嘴

他仍舊笑著笑說:你可以不同意。

沒有不同意,但世事無絕對,對什麼我仍堅持要存著懷疑的態度。讓一切慢慢去印證。



他善於用著很冷然的觀點去看待事物,對於什麼都滿腔熱血的我,常常一桶冰水往頭上淋

生氣嗎?我常聽著他說,接著扁嘴,但沒有任性的發著脾氣。

因為,知道他在植入不同的觀點予我,是和自己反態的思考模式。

啜飲著他人身上的養分不就該如此

其實,還滿喜歡他談話中偶爾穿插的羅先生說...(我永遠記得交換核心的那事件)

因為引經據典的好句子和思維,間接讓我少讀幾篇文,也是懶人學習法的一種。


想到陳屁屎覺得我吸取養分這概念很異形我就覺得莞爾。

假若又讓他知道我現在腦袋瓜裡想的那副景象,他應該會接下去吐?

親愛的,給我一根神奇吸管吧!往你腦門上一插,西哩呼嚕的,快速把養分給我唄!


(找不到適合的圖片擺放,誰畫各腦門上插吸管的送我吧)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