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得和所有訂閱我嘀咕的朋友們說聲:真是不好意思阿

常常因為一時玩心大起,那嘀咕就變成即時通的聊天室一般,洋洋灑灑的喇D賽一來一往口水戰。

曾見過其他朋友嘀咕的整個頁面當晚都是我裸身光屁股的圖片。

說真的,我完全不介意你們取消訂閱這行為,甚至還有些鼓勵來著。


不大清楚當初無名為啥搞各嘀咕功能來讓我們玩,是為了要跟buboo還是Plurk相抗衡,還是怎麼著。

對嘀咕兩個字眼來說,我倒比較覺得她的精神指標該是:自言自語碎碎念

雖然他之於我的功能性在於喇D賽居多,實質上,是一種某時某刻有感的發表園地。

那瞬間的感覺短的無法構成一篇文,那麼就會出現在嘀咕。

我的嘀咕有時候也像是一種對某人訴說某些話的發訊站。

對方看的到嗎?

基本來說,看不到的可能性較高。

那又為什麼要說?

因為對著當事人說不出口,又或者不想真的說,只能變相的這樣演繹著。

假裝,他/她會看的到

也將嘀咕當成是MEMO的一種

記載著那時候的感受,記著某個想提醒自己的重點,備忘錄。

今天看過的電影、遇見了誰、天空是晴還是雨.......?

諸繁不及備載的生活瑣碎有可能都是不想輕易被忘記的那一刻瞬間。



依舊是一整天的雨不停,空檔的下午所幸趴在窗台前。

濕透的街道,路人撐起了傘,穿起雨衣的街道攤販,構成一幅屬於下雨天的情景。

突然意識到,為什麼得讓對方取決我的快樂與否?



年後的這段期間,不斷飽受誤解的言語攻擊,從,痛到哭泣至今日的無感麻痺,

其實,不需很久的時間,真的,關於情緒調節,他也能很快速。

我,無所謂了。

當發出這樣的訊息,自己也清楚著,就真的隨它去了。

L安慰的說著:他或許是無心的,不是故意的

親愛的,是不是故意的,感受會清楚的告訴你

執意要讓你落淚的人,怎麼可能是無心之過?

藐視的神情,用過的譴詞,都是經過反覆的醞釀才會這樣順暢的流露,脫口而出。

當真不用介意?

我收拾好一切,從那位置搬離了。






有時候會不自覺的感嘆起關於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他短暫到讓人幾乎不曾察覺。

南部人交換核心的那一晚我們聊過關於『靜物』這話題。

昨天在嘀咕它又被再重提。

有各慣性,會在一段時間後,便開始清理聯絡人清單。

剔除那些『靜物』

其實不愛給人通訊資料

發展的過於快速,相對消失的速度往往也成正比,假若把話都說盡時。

更不喜歡相對兩無言的窘境,一句簡單的hi之後就........的沈默。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要佔用彼此的空間?

就像一對在一起多年的情侶,明明已經不愛對方,卻又不肯提分手,只因為,不想當負心的那一個人。

那蹉跎的到底是誰的歲月和血淚?







下了班回到家後接到電話就又跑到李阿龍家,讓妹妹幫我修剪前面留海。

和李阿龍慣性打招呼的方式,就是我呦的一聲,他的一句啥小回應。

真是超本土味的熱情阿    =.=

躺在床上,眼睛盯著電視的他問我明天是不是要去找『長輩』?

坐在椅子上,兩腳交疊在床上的我說著,明天要上台北

一手杵著頭一手抓著肚皮的他說:我今天才從台北回來,你明天要上台北?

其實,很高興他這麼說著。

小鯨魚難得從日本游回台灣來,是得見上一面的。

我說明天會下雨,你應該沒法釣魚了,他自信的說著一定會放晴。

那麼,

一起等天氣晴吧............................




PM:2:00

早上忙碌的空檔轉頭望著窗外的天空,一抹瞇了眼的微笑漾在唇頰邊。

李阿龍臭屁的自信,最終還是放晴了天空,儘管陽光短暫



我今天很開心......期望傍晚台北的天空也可以很溫暖。





圖:估狗大神

關鍵字:好心情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