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很久,約了無數次,終於在沒預設的日期,我還是到了新寮瀑布,接受負離子的洗滌。

越來越覺得說破說破,一說計畫好像就會更動,或者不成行。

屢試不爽的結論是,老娘不說了。

就默默行動吧

想去哪,等到了那在說

想吃啥,等餓了再說吧



爬山如果不攻頂似乎就沒那意義存在,至少我和朋友的共識是如此。

兩個神經病真的以為是去逛我家後山,穿著夾腳拖鞋就上去。

真是要死了,都不擔心要是滑壘了怎麼辦?

超不好示範,儘管這樣泡清涼的山泉水方便許多了(笑)

水質好乾淨,看的到魚而魚兒水中游,朋友踩在水裡轉頭問:如果把水瓶放在裡邊水會不會更透心涼?

想必,這半段攻頂路程讓他有熱到OTZ

我不覺得熱,但是汗就像下雨一樣的流,他整件T都濕透,才叫我咋舌,感覺是從水裡把他撈起來。

紀念我們今年的第一次,將誇張的夾腳和那小瀑布拍了合影照,慶祝純然的神經病行徑。

走多久才攻頂其實沒計算,看到最高頂的瀑布感動著。

以前這是上不來的,現在在山路邊開了條小徑,看似粗略的但應該牢固的木板+混石路。

蜿蜒的一直走,隨時擔憂夾腳突然飛離大拇指和食指間,還得留意景色怕漏拍到些什麼新鮮的。

整個殘念的是我把眼鏡忘記放在家裡OTZ

看不到猴子對我叫囂,看不到松鼠爬上爬下的跟我躲貓貓。

瀑布被木條柵欄圍了起來,是不讓人靠近?

低下身鑽了間格的小洞進去,胖歸胖,拎謅罵身段可柔軟的很

沒有什麼人,只有一對夫妻躺在距離瀑布很近的平台大石上。

我和朋友都在等,因為覬覦那塊大石阿!

瀑布的水流衝勁,白絲絹傾瀉,好壯觀的美。

下次等我放假再來吧,然後你記得準備些野餐的料理,看著瀑布坐在石頭上的我對著朋友這麼說。





(問我其他照片捏?阿就放在上回德奧捷連結的所在地阿。問我那連結捏?

阿這樣說來你就真的不是有緣人了OTZ

不然其實單看這一張也很不錯,我是放感情在拍這蒲公英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