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4我在等,等看診時間的到來。

最近對自己的身軀俗不可耐來著,因為他日漸龐大,看的我老母臉爆青筋。

那天,撇見我白外衣下的鈕釦即將崩裂的撐不住胸前那兩顆渾圓,大怒,碎念著:為什麼又胖起來?

想必是敝人在下近日來,吃到營養過剩,長胸又不長腦了,才會頓時啞口無言回應這句:為什麼要胖起來!

昨日早午餐時間母親大人從廚房一路又如念咒一般的【吃半碗就好】【吃半碗就好】【吃半碗就好】.....

猶如唱片跳針之文字鬼打牆的不斷重複,再從車庫念回廚房來。

此時坐在身旁努力和飯菜奮鬥的大姊勃然大怒,受不了的出聲喝止老目停止這種murmur式的散彈攻擊。

當夜,老姊突然問我:ㄟ...你的保險都保些什麼?

我:就一般基本保而已阿

姊:到底夠不夠?周不周到阿?

我:幹,一條命又沒多值錢,保那麼多幹嘛?

姊:我擔心你不是一下子就死掉,而是中風躺在床上,一拖好幾年,保好一點,以後才有錢請看護阿。

我:拎....................OTZ

姊:照你這樣持續發展下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你又不愛運動.......又另一波murmur式的散彈攻擊。



17:02

被抽走了5ML的鮮血,很好,色澤之暗紅沒看到油膩膩漂浮物,想必血管裡油沒那麼多啦(大誤)

下禮拜看檢驗報告

其實咱們家的水蜜桃嬸嬸在幾百年前(照她本人說是八百年前)就已經和我說過,拎謅罵極有可能步入她後塵

要我快快去給醫生北北看,就地緣方便的我,就是懶且懶到掛各號都覺得會手指斷的程度。

瞧吧,一日復一日,非得人家把家法和殺手鐗都請出來,才硬著頭皮上婦科報到。

想著,還不是會要我吃藥,唉~在下標準的外強中乾份子,要吞的藥比得吃的飯還多。

將水蜜桃嬸嬸的擔憂同醫生北北分享,我只能說醫生就是醫生,一整各賣弄自己的專業,且強調自己的專業。

拎老師勒,只是跟你分享且問各有無可能性咩,最後還不是要我抽血,害我都想當場趕羊了。

也好在人家怎麼說我也是有讀過書的人,從頭到尾從容不迫演繹最完美的高知識ENDING。


照超音波的時候得把褲頭拉很低,將害羞的鼠膝分享給陌生人看,我實在超級不習慣。

冰涼涼的膏塗在肚皮上,一圈一圈儀器畫著圓週,想從裡邊探測到些什麼可能性,最後等於零,鬆了一口氣。


我沒有很擔心將來能不能為人母的這回事,但是我麻咪、跋比操煩這事件。



最近太常看到類似標題這句話,引發我思索,那麼我這樣的年紀該做什麼樣的事情?

咩咩說昨日他浪費的三個小時的時間。

我給的回應是:你這年紀似乎就是在揮霍青春,僅是浪費三個小時又何妨?

可是我呢?

我好像沒揮霍的本錢和權利了吧?如果到我這年紀還浪費三個小時在無益的事情上,那麼便稱之為:虛度

嗯嗯~是該這麼解釋是吧

我有一份正職、有健全家庭、一個正常且活躍的社交圈、有行為能力、有思考模式......(廢言)

人實在不能貪心的又在去多要點什麼來補足將滿溢的空間。(這是不想努力的藉口嗎?)


兜著回來,我還是得套用Ms.Yaming說的:20歲是熱情與單純,30歲是沈澱與思考,40歲就是全力以赴。

不得不為自己定位且找符合自己所適的事情來行進的年歲了。

這也是為什麼乖乖聽話的開始看醫生,認真思考某些事情的來由。

不擔心不代表不會進行,有時默默也是種行為。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