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是放假日,但身體終究習慣了在非假日的早晨準時舒活。

儘管,腦袋一樣停留在渾沌境界。

天氣再冷,在被窩裡終究捱不住,一股酸痛從頸椎間展開,不得不起身,說是勞度命性格嗎?

慣性的開著電腦,和沒有回傳簡訊問候的親友問安,反正,他們習慣了我的冷然吧?

想免俗的跳過這樣節慶的問候,我們直接跳到新年快樂好嗎?

有些人就不喜歡這樣的通俗,聖誕快樂像水球一般朝我丟過來,呵,我欣然接受。

九點多和在澳洲打工遊學的K詢問近況,聖誕氣氛濃厚嗎?他說:是濃厚,但夏天的聖誕節他還頗不習慣的。

我笑了,突然意會過來,兩國之間的季節是相反的。

說著,那不也是另一種新的體會?

稍晚幫麻咪去拿店裡要用的東西,騎著很會喘氣的紅色霹靂號在小路漫騎。

又在修路?這條小路正在做道路拓寬,因為越來越多樓層在這蓋了起來,我住的地方稻田少了,傍晚濃烈的鄉下味

越來越稀薄,其實我不喜歡這樣的文明進步,房子蓋那麼多,人口卻沒增加,那給誰住?

新房子會老舊,會斑駁,假若連在裡面製造回憶的人也沒有,不更加淒涼?鬼屋吧,最後的結局。

10分鐘的來回,感觸卻深的跟什麼似,冷空氣是屬於多愁善感的。

11點多朋友來電,說他回到家,屁股沒坐熱,跟麻咪又道再見,休假日其實我也很忙。

代步工具依然是很喘的紅色霹靂號,朋友曾對我說過:你真的很乖ㄟ,你老爸要你騎這台破爛機車,你就真的乖乖騎?

對我來說,紅色霹靂號雖然老舊,每次發動我都得賣力的踩踏,遇到濕冷的天氣,我會踩到腳抽筋,可是...

它是交通工具阿,就算它放的屁真的很臭,一路上不斷吐白煙,後面騎士都給我白眼,套拔比說的:他還是可以騎阿

我是造成地球暖化的兇手之一,我沒有以此為傲,只是,它是交通工具阿!不然你天天來接我上下班和出門遊玩。


最近都在討論該不該戒菸這話題,我菸早就戒了,所以,我不怕沒生存空間這問題。

是老煙槍的朋友愁苦著臉,一邊罵著菸越來越貴,又會抽死人,幹,現在連抽菸也要罰款,重點不能一起哈草太寂寞了!

聽到這樣我笑了,原來抽菸是一種分享阿?要和大家一起抽才有F~U?

其實我不大能忍受菸味,但,我卻不制止身邊的他們點起菸,只要不要沒品的對著我呼氣,我都放縱著。

以前一個朋友出車禍,在住院期間,我成的貼身小看護,那時後的病床沒有自動升降功能,完全手動。

他躺累了,讓我幫忙調整一下高度,那時一手指頭夾著菸,一手幫忙攪動升降。

他在另一頭看我一邊攪動一邊抬頭詢問高度可否時,突然迸出一句:你拿菸的樣子很漂亮ㄟ

很不能習慣被認真或者突如其來的讚美著,依稀記得當初應該是回應他:菸不都這樣拿?

我呀~其實不漂亮,他會覺得我漂亮是因為他認識我很久了。

長輩也常這麼對我說:你喔,和你那群姊妹淘一起站出去,你是立即就被打死的那種,完全沒競爭力咩...

可是,也可能是看久了,跟你很熟了,知道你是什麼樣子的人,所以,還滿討喜著。

人跟人在一起久了,站著觀望對方的角度和一般人就不大相同。

本質和表象是一種意境的差異性,需要時間去驗證著。

南部人曾對我說:你可以用文字去拐幾個傢伙來。

這是對我無關乎表皮下的讚美,如同我那天對他說:我好愛你皮囊內的某部分靈魂一般

兩人間的對話非關愛情,儘管在別人眼裡稍嫌曖昧,但,這樣的曖昧不好嗎?

其實,不需用太多的道德觀去加蓋於我這類的單身女子身上。

我都拿著一把尺在丈量著距離,安全感對我來說太重要。


和朋友吃完午餐接到一則簡訊,邊看邊搖頭,然後笑了。

訊息上寫著:我想,我們不要再聯絡了,你自己清楚你作了些什麼?

當下的感覺是,他要不是傳錯人,要不是惡作劇一則,以我對他瞭解。

龜速的回了:就因為我和一個大帥哥在交往沒告知你?沒辦法,我個性很低調咩。

回到家在線上遇見了他,問他為什麼傳這鳥簡訊給我?

他問:有沒有嚇到?

其實我一點感覺也沒有,他才講明了,是另一個朋友傳給他的,但是他沒往下拉讀簡訊,因為後面有伏筆

他整個豬頭的一早上在想到底作了什麼對不起對方的事情來著?非常苦惱難過。

捱不住心理煎熬,撥了通電話給對方,才知道要往下拉。

因為簡訊看完我就刪掉,他又傳了一次給我瞧仔細往下拉的那一部份。

我說看到先前的那段不在聯絡的話語,其實我並不會生氣或者難過。

但是看到往下拉的那一部份,我會整個度爛,因為就是標準的幸運信操作方式,說什麼不回傳給幾個人就不能獲得幸福

叫發這則簡訊的傢伙給老娘去吃屎算了,真正的好朋友不會如此機車出難題的要求拎謅罵回傳給多少人之後

才可以得到幸福之類的吧。

他一直說我冷血,關於我光看前面都無動於衷的事情....

親愛的,我不是冷血,儘管你們多數這幾個都有這同感,但,我只是運用常理推斷你們的行徑罷了,用點腦好咩

以後要是敢再傳這種類幸運信的訊息給我,我就帶你去阿魯巴,我絕對是認真的!


左先生問:你讀過三毛嗎?

對於三毛的認識僅僅在別人說的階段,只知道橄欖樹和哭泣的駱駝出自於她手。

但,因為他的那一句你讀過三毛嗎?

不愛讀書的我,下午線上翻了幾篇關於三毛寫的東西。

我還是不懂三毛,可,她的文字我看的下去,但,請記住,我的熱度,只有,三分鐘。


關於自殺這一詞,親愛的,我想,我們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討論,但,確僅能很狹隘的定義去作結論。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