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既然是九月份才會結束的畫展,我們幹嘛這麼早就來看?

除了和一堆大頭搶觀每幅畫外,還得忍受風吹雨淋+太陽曬。

所以說,對這次米勒展的評語是,不怎樣?

當然不是,當你取決一樣事物的當下,很有可能衍發不同的事物出來。

 

當天下午急忙的趕著客運北上,到了台北下起雨來,其間接到黑太的電話,小霸王的簡訊。

因為小霸王的跳tone思考後來衍發的『以為』事件。其精彩程度,我只能感嘆我人不在現場,

而若我在現場的話呢?這場『以為』還會上演嗎?

天氣濕濕又悶熱,的確不是讓人好脾性的日子!

 

當天有幸見到黑太口中的弟,不過相聚的時間短暫到我傻眼,我都還來不及拍冷凍豬肉章勒!

這孩子太乾淨了,那稚嫩的程度讓我覺得對他來說我不是姊而是姨字輩。

 

大排長龍之後進入到畫作展示間,我只能說眼睛好吃力,解說文字版小的可憐,連我都看不清楚了,那老人家呢?

初次見到傳聞中的『撿米』以及『晚禱』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的形容辭去說明我的心情?

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沒慧根

在黑太的讚嘆和解說下我才稍微有點進入晚禱這畫作裡邊,但是,我仍舊跳脫不開巴洛克的華麗震撼!

 

是的,對於米勒大師得作品興趣卻低於同展的新銳作家,我有點感到抱歉。

我想我是走奢華風的吧?

 

兩次看畫展的經驗讓我覺得很妙的還是在身旁其他觀畫者身上,其經典對話總讓我忍不住噴飯!

我的沒慧根是對大師的不敬,他們的對話該是會讓大師們從棺材裡跳出來飆淚的吧?

某男對著女友說:你看,這是以前的照片捏

女友湊近一看說:噁~以前農舍好髒喔!

貓: 囧

 

某大陸女子拿著手機狂拍大師的傑作,我記得進場的時候都有敬告標語顯示著拒絕攝影。

我想繁體字大陸人讀起來吃力了點吧?

同一位某大陸女子擠開噸位不小的我上前看『杭特-農婦』那張圖(說實在,噸位大的我那天還真的常被擠開=..=)

下了這麼樣的註解:您看,這女人樣子挺好看的是唄?挺像法國女人的!

貓:囧

 

類似這樣的閒聊話題常出現在努力想看進畫家世界的我的耳朵裡,不會想多些什麼,每個人的鑑賞和看事物的觀點本來就不同。

文化的水平點從各人的言行中逐一展露無疑!

 

米勒大師的晚禱和撿米沒獲得我青睞,可是他的春天就讓我看到大喜,或許撇開寫實,夢幻的他我比較愛吧?

和黑太也一同喜歡著娥貞娜.菲力克斯.勒固圖瓦女是的各人畫像,因為女主角的眼神讓我覺得太靈活真實了!

當然那為米勒產下9名孩子的妻子裸背影,雖然在我眼裡比不上杭特的農婦美,但也是頗有情境的。

 
再問我米勒展好看嗎?我會說:先瞭解米勒這個人吧!
這是我後來和小霸王聊天後的感想,有沒有作功課真的很重要,我始終離那境界有點遙遠。
然這也又讓我不得不老調重彈一下,交到一個博學多聞的朋友真的很重要!
米勒展的另一個受創感想就是,老娘覺得人還是要長高一點的好!
當我不斷被擠開、不斷有五顏六色的頭顱擋在我前方的時候,我都在想著這個。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