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仍舊下著大雨,但,卻不再是各哪也去不了的星期天。

10點多到親咕家報到,我們前往台北血拼。

物價上漲?還是我太會買?不能旅行的日子裡,我瘋狂購物滿足?

不管身材好壞、不管合不合適、不管餘額多少、不管需要需要,我就是買。

就像用吃來排解壓力的類群一樣,我用不斷揮灑金錢來慰勞自己?

想到H說的:女人可以藉由任何的外力(吃或者血拼)來滿足自己獲得高潮....如果真如他說,那麼血拼儼然變成一種自慰?

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給它失常運作了起來。是因為我太早起床?還是夢境太多了睡眠不完全?

 

五分埔小公園內,暫且歇腿的兩人,一個繳械投降、一個孤單戰鬥也無力,等候其餘樂不思蜀的三人倦鳥歸巢。

瞭解事情原委,其來有自的真相,被念了,狐狸精。

否認被全數駁回,於是,,親咕說:天生就有人超級會賴床,我的上訴無效!

不想讓自己的這篇變成閃耀文,卻還是想申冤,在下無德、無能,您看錯人了。那或許是隔壁小花幹的好事,跟我完全沒關係!

親咕打死也不接受這樣不負責以及牽拖隔壁老王的作法,好吧,經過他在三解析和個人站在相同立場,

感同身受,角色扮演唱起獨腳戲的當下,我默默接受,不然還能怎樣?

說來說去都是我的錯,阿多挖ㄏㄡ運,謀哩係咩安賺?這種話我都出口了。

 

幾天前匆匆下了各不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現在後悔嗎?

是覺得有點倉促,但是覆水難收這句話我還是懂得,某些事情上我很看的開。

很想對著某人問著假設性的問題,但是我還是呆呆的望著他,然後,就是這樣楞著的佇立冷空氣中。

 

我還是喜歡牽手逛街,既使我不愛你,就算心的距離很遙遠,我還是享受握在手心裡溫熱的感覺。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