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和DRack聊到關於季節的味道,他問我季節有什麼味道?

我說,夏天的味道是像曬過太陽的棉被。你聞過被太陽曬過後的棉被味道嗎?

我喜歡那種味道,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味道不能被製造出來變成香水?

秋天的味道是...稻草被焚燒過後的帶點焦味的草腥。冬天的味道帶著冷風還有薑母鴨的香氣,原諒我,冬天實在很適合屬於這味道。

他說他的印象中強烈的味道是....濕氣和棉被發霉的味道。

(汗)

我想這季節應該是秋冬交替卡在中的的梅雨時段吧?我也有這味道的印象,濕濕的,整個棉被變的好厚重。

(為什麼他這麼不陽光阿??明明我印象的雙子座不該如此)

 

問我春天是什麼味道?呵呵......我會回答現在這個春天是咖啡王子的味道。問我什麼是咖啡王子的味道?

你和我不是同道中的人,你當然不會知道我意指的是什麼。那也就沒有什麼好討論的。

 

說到味道...有次載著李阿龍去搭火車的時候,我戴著口罩(我真的不是怕被人認出來)

在我後座的他突然開轉換話題,他說:宜蘭的空氣最好了!戴什麼口罩?

是阿,宜蘭的空氣不會太糟糕,縱然剛有一台砂石車從我面前呼嘯而過,灰濛濛的煙霧在我們眼前飛舞,我還是得憑心而論,宜蘭好山、好水、好空氣。

當然,這是在那*有次*之前的時候。現在觀光客變多了,車流量變大了。

 

暴發戶問我:你有沒有過那種感覺?什麼感覺?就是看了愛情劇之後,為劇中男女主角的感情,愛的激烈,愛的驚天動地,愛到苦楚的時候

有種酸,是從鼠膝部位冉冉而升到喉頭的感覺?

我很認真的給他想一下....好像沒有?

問他:你是吃太飽,導致胃酸過多才這樣的?不然為什麼會有酸的感覺?而且還是從鼠膝的地方?

如果看到太激情照理說應該是勃起,但是卻酸起來?我實在很難理解。

他有時候情感的起落點,說真的很難和我產起共鳴。(兩手一攤)

 

說到情感濃厚,那天也才看到面相學說,女人想找各疼愛自己的男人,那麼就挑各眉毛比自己濃厚的傢伙。

我想到,我以前沒修眉毛的時候,濃度媲美小新。現在卻眉尾都長不出毛來...

跟DRack說:如果是按照以前我大概很難找到比我濃眉的對象,所以,我將來可能是會被老公打的女人。

好在我現在變淡了,那是不是也相對變的比較寡情了?

眉毛的濃厚度聽說觀乎一個人的情感,惜情的傢伙,都有濃眉。(多情的應該也是吧!)

從那之後,我開始喜歡看一個男生的眉毛濃淡了。

(對了,去紋眉是沒有用的,老輸縮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