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昨天河北管制點發生一場大火呢,A八卦的嚷嚷著

B問:是那地下兵工廠炸藥庫爆了嗎?

C偏頭想了想:這麼說來,51區真的有槍彈違法製造囉?

天阿!我男朋友在51區工作ㄟ....昨天都沒打電話給我,該不會?D憂慮的自言自語著



我操你媽的XX.........,從震耳欲聾的音箱裡彈出這麼一段話,接著是強而有力節奏的音樂。

vendetta翹著二郎腿對著藏書閣的白色牆壁投射出來的影像,學著主角咆哮的唸著這麼一段:

『我操你媽的中貫政府,.幹XXX拎XXXX操XXXX.......(自動消音的國罵)』

不到5公分距離的一方,端著咖啡,耳朵塞著5D環繞性能的耳機聽著「被遺忘的時光」

隨著敲動手指頭的L
根本恍若無聞一旁血液沸騰至燃點的傢伙一連串不堪入耳的髒話精粹,

悠哉的又啜了一口咖啡闔眼享受著。

藏書閣外邊排排站的手下群,對著緊閉的大門,猜不出各所以然,裡面兩大頭到底商討出些什麼結論來了嗎?





『拎娘勒!V的場被抄了?』瞪大美目不可置信的看著新聞畫面

一旁沏茶的妞爺好整以暇的品茗著,對於妞的大聲驚呼不動聲色著,好茶。

『茶你各挖溝啦,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著現在情況是怎樣?』老妞斜眼一瞪,妞爺手中茶杯硬是抖動了一下。

『嘖嘖.....有話好說別動氣咩,若那小子真有啥大事情,你覺得我會坐的如此安心嗎?

好說歹說那傢伙也是咱們眼看著長大成人,如同自個兒生的沒兩樣,早些時候L已經來電匯報情況了』

老妞啪的一聲捏碎實木椅子的手把氣憤的站起身來『不成,在這樣下去,都讓那些麻瓜瞧扁了我們,

爬到頭頂上來,
老虎不發威,都當成病貓?』說完便衝向畫室翻箱倒櫃的找尋秘密武器,【開光筆】。

拿這一點就燃性格的老婆大人,妞爺可是一點法度也沒有的隨著她去,反正想想時機也差不多到了。






日向安久
吃驚的望著電視螢幕,立即按了速撥鍵3,在響了5聲之後隨即被接起。

電話那頭傳來濃厚的鼻音顯示著接電話的主人此刻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著。

『出事了?』

『呃?出什麼事了?』瞌睡蟲仍和當事人糾結著,大腦不甚靈光的運作。

『你.......』安久似乎突然想到什麼的頓點了起來。

『我說啾啾塔,該不會昨天的爆炸案又是你貪玩的另一項傑作吧?』

『沒啊~我這幾天都在幫摸摸挖大便,忙得很...沒空搞新發明的』

『L.V雙拍檔呢?事情鬧的這麼大,需不需要我作什麼消毒動作?』

安久畢竟是媒體人,編些天花亂墜的謊言瞞天過海不是難事

『不知道耶,那兩隻老狐狸像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把很多重要的研究都轉移了,

你知道的,在那【秘境】

懷疑有內賊,但,是敵是友還不是很清楚,畢竟他不小心遺留下來的東西,對V現在正在研究的

反細胞更生有增強的作用』

『反細胞更生?這研究還是持續進行著?V想拿這來制衡?真的有用嗎?』

『阿呦,就死馬當活馬醫,怎麼來就怎麼去,況且還有妞俠照應著,真有些什麼事,

大不了就是重新排列一次吧』

啾啾塔從容就義的說著,似乎早已將死生看破,且也做好準備應戰了。

日向安久心底的那層濃的化不開的哀愁為何來?


整個福爾摩沙島沸沸揚揚的焦點,就是河北管制51區莫名的一場大火從何而來?

有人說,51區非法製造槍械,擦槍走火自食的結果。

有人說,是中貫政府給予異份子的殺雞儆猴敬告。

有人說,一場戰役即將揭開,天相說明了一切。

無風無雨的嶺南和河西區都擔心自己被波及,進入戒嚴狀態。

三角地帶暗潮洶湧,如死神鐮刀向下的帶來寓意






拎謅罵碎碎念:

今天沒要唸什麼,只覺得越來越沒梗,需要些什麼刺激來著吧?

已經不知不覺邁入之前說的不大可能的第五章節,然後說要跟V姓,果然只有飯能亂吃。




圖:估狗大神

關鍵字:死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