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不苟的平直齊眉留海,底下是一雙呆然望著前方的睜圓雙眼。

小女孩年約13-14歲,穿著水手服領邊的制服,底下的及膝的墨藍色裙子被拉高至尚待發育的胸前,

她緊握拳的手裡。

雙臀坐在冰冷的紫檀木辦公桌上,底褲被褪去,仍穿著鞋襪的嫩白雙腿曲弓成M字形的大開,

稀疏的毛髮清晰可見的下體構造,
赤裸裸的,不掩蓋的,攤在眼前這位中年男子目光中。

女孩的眼睛卻無法倒印出那男人身影,一罈黑色死水和男人對立著。

男人體面的西裝革履下盡是噴張的血脈和激動的顫抖,目光像獲得稀世珍寶一般的捨不得眨一下的望著女孩下體。


『我的小天使阿!你此刻就像越發成熟的蜜桃般令人食指大動著呀,有人嚐過了嗎?』

語畢,男子修長淨白卻帶著風霜刻畫過的手指便往那粉穴探去

少女呈現死魚般的狀態,仍舊一動也不動的任憑中年男子在那未經人事的通道中擣進一根手指頭。



日向美子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螢幕,面無表情的她,切掉未播映完畢的錄影機,安靜的轉身離開。

一旁的私家偵探怎麼也猜不透,這何該是為人母該有的情緒?

算了,怎樣也是他們家的事情,付錢的終究是老大。

但,整個可惜了那花樣年華的少女阿......



男人正在賣力的戳動著手指頭,那被緊至肉壁包住的感覺,讓他假想是底下那以全然無法勃起的陽具一樣

的緊緊被吸附著。

一年前的意外讓他失去了勃起組織後,經過神經轉移手術,他便把快感神經移接到指頭上來。

不為人知的,利用每一次觸摸達到高潮,達到慾望的抒發。

徐暉,職業是一個心理治療的催眠師,他利用了職務之便褻瀆了無數肉體,當事者以及旁人全都無所覺。

一個以專業的道袍掩蓋骯髒行徑的斯文敗類,那麼剛好,就是當代著名的黑暗文字寫作家日向美子的現任情人。

眼神空洞撩高裙襬坐在桌上的那孩子就是,固定在每各月定期回診,順道遭他侵犯的日向安久

孽緣、前世情債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現狀............

反鎖的門被打開,正低頭企圖用舌尖染指那塊無人進駐幽地的徐暉猛然起身回頭,

瞠目結舌的目視著像一陣黑旋風飄然至跟前的女人-日向美子


『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是』徐暉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一邊望著沒有任何表情的日向美子

一邊看向仍然維持同一個姿勢大開門戶呆滯望著前方的日向安久

『多久了?』日向美子不帶任何情緒低冷冷的丟出這麼一句話。

『我.......我錯了,美子,對不起....』啪的一聲,說完這一句徐暉就跪倒在地,

企圖哀兵姿態獲得諒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說著悔意。

日向美子慢慢的踱步走向辦公桌前的椅子將自己身埋在沙發裡,眼睛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女兒。

冷靜,過於冰冷的毫無情緒,這一點更叫一旁的徐暉心臟麻痺。他想不出、猜不透,到底日向美子的下一步是什麼?

這個一年四季全身都穿著黑色連身長裙,烏黑的長髮披肩,不施任何脂粉卻依然白晰透紅的臉蛋

有著些微歲月依稀刻痕,
卻不損其美麗的風韻來自於渾然天成的幽然氣質,但腦袋卻讓人永遠猜不著思維。

看似無害的樣貌,筆觸卻兇殘無比,當代的黑暗文字寫作家,每本書都是罪犯的極虐參考書籍

如此極端的反差何該讓人生畏著吧?誰能保證她想的會不會做出來?

徐暉跪在地上不敢起,凝結的時空裡,連喘息都瞬間冰凍。明明冷的讓人打寒顫,他卻流下汗滴。

『孩子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挑選的基因,將來要沿襲我所擁有的一切,我的執意完美,你卻用你污穢的雙手殘弄她?』

徐暉不敢言語,吞了吞難以嚥下的口水,惶恐的望著面無表情的日向美子。盤算著假若意外發生,那麼自己勝算是多少?

『我愛的人阿,徐暉...滋潤我年過半百的枯井,豐沛我受盡風霜的心靈阿....今日卻做出讓我費神的事情』

日向美子邊說著邊將徐暉的臉掬起至面前,讓兩個人之間貼近的能清楚的接收彼此的吐納氣息。

美子~在給我一次機會..我一時荒唐,我.....』鬆了一口氣,剛在腦袋急速盤旋過的保命招式頓然卸下。

『噓~什麼都別說,你知道我是愛你的,我會原諒你的........』一抹淒涼唯美的笑容綻放在語末。

 

啊~~~~~~~~~~~~~~~~


微弱的月光透射進飄盪揚起的窗簾,款款落下,在床上兩具交纏而眠的男女軀體上

『怎麼了?又作惡夢?』南靖綸從床上坐起,輕擁著因惡夢汗淋漓的日向安久

反過身正面擁抱著南靖綸安久,將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淚水的體液胡亂的往南靖綸的棉質睡衣上擦。

『嗯~超恐怖的,我夢到被一個超級帥的男人追著跑,等他快抓到我的時候,竟然變成一個大豬頭!』

『呵呵~那個很帥的男人是我嗎?』南靖綸溺愛的順了順她凌亂的髮絲順口問著。

『嗯~你猜對了一半,你是那大豬頭,缺著門牙對著我猛留口水呢』一說完日向安久立即敏捷的跳下床,

因為她知道不離開南靖綸身邊,
等會兒,她會被他搔癢到昏厥在床上爬不起來上班去。

『阿呀~你這小沒良心的,把我用完就丟?快給我回到床上來,讓我好好(安撫)一下你!』想不到他的小妮子越來越狡猾聰明著。

『ㄌㄩㄝ~我上班要遲到了,南副局長,你今天早上九點半不是要去接待土蕃國的軍事參謀長?』

安久邊吐舌作鬼臉邊提醒著
想修理她的南靖綸,所謂的現實生活比床上搗蛋來的重要許多了。


走進浴室的安久卸下笑容,那夢魘太清晰,恍如昨日。日向美子最後對自己說的一句話:不要輕易相信男人

那讓人既痛苦又快樂的類種,身、心,總得小心提防...........

坐在床上望著半掩的浴室門口,南靖綸當然清楚,那所謂的惡夢不是那小孩子氣的故事情節。他都感受的到,窺探的見。




圖:估狗大神

搜尋關鍵字眼:純真、愛無間(雛菊)劇照、悲傷電影劇照



拎謅罵碎碎念:


PSV說關於這個PS絕對不能比文章長,所以PS到這為止。

批ㄟ屎:這跟上面的PS不一樣喔!睡一覺起來隔天就是新的一年那感覺還滿妙的

歲末的這一天前半段會跑去參加喜宴,假若沒喝茫應該會繼續寫下一篇。

因為有F~U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至於跨年....我年紀有了,捱不住寒冷和推擠

你們年輕人就努力狂歡吧!帶上我的祝福ㄏㄟ(淚)

新年快樂!

☆╭┐┌╮☆°.﹒
╭┘└┘└╮∴°☆°
└┐..┌┘─╮∴°
╭┴──┤牛扭 ├╮
│o o│錢坤 │●°
╰┬──╯   │ ∴°﹒
☆ ˍ|ˍ/ˍˍˍˍ/∴☆.←好多人線上傳這個給我喔



LV雙拍檔和塞門縫小姐砲口一致的說:
零度空間系列都沒問題了,要我恩免歡漏

在A也都給他寫下去吧!!

看到一篇寫關於三毛的,西沙問三毛因為瑣碎的事情忙得沒空寫作嗎?

她歎了口氣,指指自己的太陽穴,笑說:「這裡面天天在寫,要是有一種儀器可以探得出,

記錄得出我所有在思想的東西,你會發覺裡面的靈魂真是太漂亮了,可惜我的文字表達不夠——」

靠北.....正中紅心的一段話

我發現我很會想,但想像的東西要轉換為文字的時候是有困難度的

思考跳躍,但手指頭彈在快也沒念頭轉動的速度快吧

於是又不得不再次讚美那些寫作人了............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