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嶺東13區

館娃宮




『拎娘勒,俺說不幹就不幹!』綁著馬尾拿著畫筆站在白牆前的女人大聲嚷嚷著。

每說一個字,手裡的畫筆顏料就像流星鏢一樣飛濺出來,任憑反應身手在好的我,也無一處是清白。

一旁的妞爺大氣不敢喘一聲,且眼神裡饒富著看好戲的神情,果然是老賊一枚。

埋怨的望了一眼妞爺,期望他當當說客,想不到這傢伙竟然給了兩手一攤老子也沒辦法的動作。

標準的靠山,山一定先倒給你看。

老妞~~~~~』用著甜到能膩死一頭大象的聲音加上無敵毛毛蟲蠕動身軀往老妞身上一沾黏。

『你就答應我咩........況且,這對你來說是有幫助的且沒多大損失,是吧』一邊說著,一邊轉頭看著妞爺

要他在這時跟著答腔。

『ㄜ...是阿,阿妞你就幫幫她吧』妞爺用一種真是被你害死的眼神回敬我,但嘴裡還是幫著說。

『拎謅罵是搞藝術,其能力是上天給予的天賦,你們這些麻瓜一天到晚用詭異的情色看我,拎娘就是“抹送”』

『是、是、是,我的出現就是為了替您洗刷世人對您錯誤的觀點咩,所以,你說,是不是該給我各機會先?

妞爺,您說對不對!』

『啥?喔.....對、對、對』苦著臉冒著晚上會被踢下床的危險,妞爺再次附和我的結語道。

『阿謀哩係跟著人家對啥?挖丟哉,哩嘎這“查謀”一定有一腿,不然幹嘛都幫著她說話?』

此話一出,差點沒嚇得妞爺舉三發誓。現在換我看好戲了嗎?

不知死活的我,還是忍不住應了話

老妞,我和爺不止有一腿喔!』妞爺驚慌失措的望著我,讀著他的唇語意思大概是,老子什麼都沒對你做過阿!

老妞直勾勾的瞪著我,又快速撇向對著我比手劃腳的妞發射碎屍萬段目光示意

『阿呀!想哪去了捏?我和爺又沒領殘障手冊,所以我們加起來是4條腿,怎麼你數學也跟著退步了?』

說完就有4道目光快速掃向我,接著一陣哈哈大笑...........。

『俺就是愛你這一味的,敢死的人玩起來比較有趣!』老妞忽然一伸手就把我擁入懷裡,大力的用雙手在臉頰上捏柔。

『阿呀呀....痛』,拍開魔爪吃痛的撫著雙頰『怎麼覺得你公報私仇的故意捏很大力?』擰著眉不平的說道。

沒好戲看的妞爺又晃回自己的畫室,閉關沈思去,這樣的戲碼每次他都會撥空陪我們上演一回。

『喂,老妞,就這麼說定了喔,3天後我帶著採訪小組來,你可別讓他們在吃你顏料飛鏢當敬酒ㄏㄟ』

『哉拉~不研究這個我沒什麼興趣的事情啦,啊你的青春肉體捏?上回說要帶來給俺瞧瞧,

怎麼都好幾天了,不會被你吃乾抹淨就丟了,棄屍荒野吧?』

『什麼青春肉體,你好死相喔』食指柔荑搓著老妞的肩頭害羞臉紅的嬌滇。

『拎娘勒這啥嘴臉?你這騷貨,不會真的上了?告別老處女行列!』老妞不敢置信的前不久才知道個人存在,

幾天後就生米主乘熟飯的事實。

『什麼鬼東西啊你?我們之間可是清清白白的,雖然,我是很想直接倒下讓他對我壞壞,可是....衿持還是要的啦』

說完就忍不住害臊的捧著發燙的雙頰,轉頭上演著瓊瑤小說內才會有的拉著裙擺害羞的小步奔跑離開戲碼,

還有幾片落下的花瓣陪襯。



一隅

河北管制51區

文臻館



中貫政府掃顏部門現在可是在極力掃蕩些不法的叛亂份子和異教徒,你們文臻館在島上也算數一數二的組織黨派。

我想,我們或許可以談些條件,讓大家夥的日子往後也好過些。館主您說是吧?』

一名政府派來當說客的畏瑣男子如是道

文臻館當家主事的vendetta似聽非聽見的完全沒有回應著,僅僅只是不斷的彈弄自己乾淨的指甲,

好像裡邊還有些他看不見的屑屑。

『咳~嗯』,政府派來的男子,假咳一聲企圖喚回一絲絲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無奈他咳到快被誤以為有肺病的當口,就是沒人理會他。

不甘這樣被漠視的男子拍桌站起大聲咆哮:『我方政府已經給了你們最優霍的條件,和政府合作你們

有絕對的保障,也能在島上站穩第一的寶座

這樣你們還有什麼不滿?做人要知足!不然,屆時掃顏行動一開始,我不敢保證你們文臻館不會是第一個犧牲。』

『況且,根據線報,聽說你們文臻館內正在製造不法槍械彈藥的事情,可在國際上吵的沸沸揚揚,

不要以為政府當今真沒人管理,就搖擺了起來!馬總理開的條件,你們自個兒好好考慮清楚』。

咋...一聲畏瑣男子忿忿然的拂袖而去。

當家主事vendetta收起掛在會議桌上的兩條腿,起身轉頭與身後的L對望。

『獵雲的事情怕是瞞不住了。上回在出任務的時後不小心被目擊到,關於管制51區研發出殺人武器的消息

不脛而走』L擔憂的說著。

『班長到哪去了?』vendetta抬頭問著L

『你....是指雪糕人吧?如果是的話,他和小靜姑娘在後山養貓』L笑的說著。

『貓?是最近研發出來的新物種嗎?』vendetta挑起左眉好奇的問著L

『我想純粹是個人興趣,那傢伙突然佛心來著,你就隨她去吧,總比她哪天跟你說她想養男人的好』

『她又不是沒有過,上回複製羊人咩咩不是吵著跟我要回去養看看?原以為她想研究有啥可改良的地方

事後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她根本想將牠訓練成一匹戰馬,那一回就看他在後山和小靜兩個人一人騎著一匹羊人

在那給我玩起騎馬打戰的遊戲,我複製羊人是為了研究改良胚胎基因遺傳學用的ㄟ,他把我這地下兵工廠當她大型遊樂間了』

vendetta像各愛計較的女人一般,買了蔥老闆硬是不給他一把蒜般洋洋灑灑念了一大串滿腹怨言。

一旁的L只能眼含著笑默默的點頭示意,他完全瞭解。

中貫政府部門7F



『ㄟ....你什麼時後才要抬頭正眼看我一下?』女人嘟著嘴不滿的用著食指戳了眼前低頭埋首公文內男子肩膀說道。

男子黝黑的皮膚上架著一副無框眼鏡,斯文和陽光的氣息衝突著卻也揉合在他那一抹歉然的笑容裡,他怎麼看

也不像坐在呆板制式的辦公室內的人阿。

『在給我半個鐘頭的時間好嗎?寶貝』男人放下手中的公文伸出原本握筆的左手,輕柔且疼愛的撫拍女人氣鼓鼓的雙頰。

如果不是此地不適宜,他更想的是咬著她嘟起的紅唇。才幾天不見,他的小女人越發亮眼、可口,讓人得很自制的壓抑野性的衝動。

他全然尊重眼前這女人,他的女王,假若她不願意,那麼他就不會強迫她作任何越矩的事情。他和他先前的那些女人們是如此的不同,

對她,他只有完全的伏首稱臣的局面,那怕每晚僅能擁著她入睡而什麼都不作,就讓他覺得,甘願這樣死去。

女人因為男人親暱的舉動,自然的紅蘊染上雙頰,嬌滴滴的輕聲乖巧的低頭往一旁的沙發上坐著。雙眼卻不曾離開與他深情對望的男子。

『ㄟ.你在這樣看下去,會不會不止半個鐘頭?眼睛還是專注點在公文內啦!我又不會跑掉。』

最後求饒的還是那在感情世界裡涉世未深的女人

跳開膠著雙眼對戰,男子專注於公事中,女人坐在沙發上假意看雜誌,實質上還是不時的往情人身上飄移。

半年前,阿薩卡一場世紀狂歡派對,因為所屬雜誌總編運用關係把她送進去派對裡實地勘查,要她交出一篇政商名流醜陋秘性鹹濕文。

作為那期雜誌最大賣點,以揭社會最陰暗角落的不為人知的納稅人民金錢走向及運用。

總之,她發現,總編根本是一物多用咩?要她寫娛樂版也要社會頭條,甚至連金融搞不好也得融入。

等意會過來這筆錢有多難賺的時後,她已經深入虎穴,如待載的羔羊,讓一群人虎視眈眈著,帶領她往無間墮落。

她和她這輩子以為都不會有交集的人,在那一晚,全都聚齊的共同聯繫著一段死生與共的臍帶。

包括眼前這男人,一段刻骨銘心,既快樂又痛苦的根源,會是繚繞一世的纏、眷。

一雙黝黑的雙手輕捧著游離在回憶洪流裡迷失的小羔羊的臉蛋,印上難以自拔的深吻,啃吮嬌嫩的唇瓣,

直至被襲擊的對象回過神,
驚慌的突然驚呼出聲。

兩人停格的大眼對著小眼望,隨後,女人撒嬌的將頭顱埋在男人頸肩『你怎麼可以偷襲?你知道我....,

我突然大叫,很掃你的興吧?』

聞言後,男人已絕對佔有的擁抱替代了所有言語.............





喔~一直忘了說,那女人,日向安久,現年25花樣年華的末日雜誌社的小記者,聽說,是八國聯軍精子

經由第三代,代理孕母日向美子產下,而日向美子則是當代著名的黑暗文字寫作家,在日向安久14歲那年

先捅死情夫後再上吊自殺。

而他,那男人,是中貫政府公共事務局副局長,正值32歲的....南靖綸,身世背景和他的職務一樣,

八面玲瓏的讓人分不清真偽。







圖:首圖塗鴉女人from妞俠館娃宮

其餘圖片:估狗大神關鍵字搜尋:vendetta、熱情、寂寞、一夜情


拎謅罵總不忘的靠夭碎碎念:

內文提及相關人員&背景全都是唬爛,你要真的相信,我就得幫你掛號精神科。雖然說這對我來講是小事一件....

V說一個月一篇,我想是有難度的....

你們就湊合湊合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