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diary
                 你知道什麼叫不安嗎?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你能體會嗎?
我此刻的心情就是如此,不安著。當知道自己是被寵著的時候,就開始不安了起來。
並沒有因此覺得幸福或者快樂,僅僅是不安的感覺在漫燒,幸福和快樂是短暫的?
沒想過會得寵,因為常將關於自己的事情度之於外,我關心的永遠是別人的543
當自己得被迫站在鎂光燈下受眾人注視的當口,我胸口喘不過氣的壓力悶著。
你給了我,是不是也期望我能回報些你什麼?
我不禁這樣想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是嗎?我已經沒有什麼能再給的了。
 
小阿姨傳來一則簡訊,再過4天她就36歲了!
感覺起來她離這年歲還很遙遠卻近在眼前。這也讓我不安了起來。
 
如同昨晚和宅宅說,那不安其實也是一種心慌。
他問我:是因為害怕老一歲嗎?當然不是關於這我沒意識到的事情,我總沒知覺我已老大不小。
像我沒意識到小阿姨已經要36歲了,我和他們一家子相識有10年了這樣的無覺。
而是擔心父母越來越老,自己沒有成長到和有所為著。
所以突然覺得慌。驚慌著,時間流逝的太快,對我沒有改變,卻改變了別人,改變一些事情。沒預警的,我又無力了!
 
一種不安促成的無力感。一種驚慌導致的無力感。
 
老莊問我:小琪跨年哪瘋狂去?
我笑了笑說:應該會在家吧!
他不敢置信的望著我說:你是年輕人ㄟ,怎麼沒相約出去狂歡?
我仍舊是笑了笑說:累了,年紀到了不喜歡和一堆人擠壓在一個空間裡。
類似這樣的話題,這幾天不斷被重複問到,跨年很重要嗎?就跟農曆春節除夕夜要守夜一樣嗎?
日子總會在你眼前溜走,不管你想留或不想留。
 
2008年的最後一夜連接著2009年新的一天到底有多重要?有多麼意義不凡?我認真的思索著
最後一夜的前半段我會出席和家裡是世交的青梅竹馬小弟醜豬的婚禮,沒辦法,父母有言明在先一定得出席。
趕在2008最後一天結婚,一定很有紀念性吧?日子也很好記,結婚紀念日一輩子望不掉吧。
接著沒喝醉的話,我會再銜接2009年的當口再次為自己舉杯,感謝眾神,我們又安然的度過一年。
老人家說,沒事發生就是好事,那麼2008雖然沒有啥大作為,但是,人平安健康就非常了不起了,是吧。
我們都該一起舉杯祝賀!
 
ㄟ.............都又過了一年
你還是沒話對我說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