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某種我知道是什麼的因素吞噬著。

而我不願意去承認我有那種感覺,那是種對自己現狀不滿的抗議。我這麼的以為著,但我並不想...

幾天前清晰的思維又和我揮手說再見,並不意外才是。

我只是突然覺得好累喔,連和自己對話勉勵的都嫌多餘。

對於可以輕易被三言兩語傷害到的我,現在怎麼能脆弱到如此地步?

對於可以被一個不經意的舉動輕易的感動著的我,怎能不理智到這境界?

就像靈魂在解構前的樣子,輕輕一觸碰,都是種撕裂的痛楚。清晰且難以言喻的。

今天說的每句話,都不是我真正想說的。

一張一合,那機械式的。

不需要經過大腦,它也能輕易的被說出,那是經過幾萬次的重複。

我的心  不在   提前打烊的是我的情感

抱歉我也不想多說,對於已造成的事實。

如果彼此不懂的釋懷,那就在這極度不安和恐懼下,繼續被吞噬吧!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