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搖滾幫新春第一炮在1/5號傍晚熱烈展開。
12萬分惋惜的,仍舊沒有辦法將所有團員湊齊。
問題出在哪?我想蝴蝶搖滾幫大概比較適合往南飛行吧?
我們追趕流行的黑太,在蝴蝶搖滾新春第一炮開跑前罹患流感了!
聽到這消息的當下,想必這孩子應該已經蹲在角落裡,在地上不斷重複畫著漩渦般的圈圈,雙腳扎根的在那區塊成為地縛靈吧??
春天未到,春雷倒是四處響....嘿嘿    ^^"
 
黑太有交代,回到家之後要寫篇精彩的筆記或者張貼精美的圖片。但是她那篇黑太哀歌....請奏樂~文章一上Po,誰還敢說自己玩得很爽??
那視覺上的刺激晚點在上,先來各文字怨吧。
 
1/5早上依舊呼吸不順暢,前一天晚上幾乎夜不成眠。
想著,會不會在睡夢中呼吸終止阿?因為感覺肺部好像都沒有新鮮空氣的注入。痛苦
眼看時鐘快指向11:30  為了能玩得盡興,我還是認命乖乖的下樓去看醫生。
醫生北北我胸悶、呼吸不順暢,好像肺部都沒有空氣ㄟ。
之後他要我張大嘴,一看,說著:阿喉嚨都發炎成這樣,當然呼吸不順暢。
我看不到我的喉嚨,所以,並不清楚他的喉嚨發炎和我沒法呼吸有多大關連性?
這是意指我感冒有點程度上的嚴重嗎?
為了不想步入黑太哀歌的悲戚後塵中,我拿到藥之後立刻生吞阿!!
和大姊在台北車站先和肉ㄚ碰頭,這小子竟然以消瘦版麻原彰晃姿態出現在我們姊妹兩的跟前。
我終於能理解當初在日本的時候,為什麼騎著腳踏車的警察會將他攔下來。
和上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相比起來有更成熟的男人味啦。我想應該是頭亂剪幾刀的飄逸搖滾長髮和鬍鬚的關係吧?!
 
在成立蝴蝶搖滾前後,肉ㄚ和小霸王都沒見過面,那天在捷運站我對肉ㄚ說:如果等等你看一個女人用飄的過來,那麼她就是小霸王了。
就在我不注意的眨眼間,肉ㄚ就在出口站領著一個用飄的女人出現我眼前。
稍晚,我問著肉ㄚ:你怎麼會確定她就是小霸王?因為你真的看她用飄的出捷運出口站ㄏㄡ?
肉ㄚ認真的點頭,嗯,看到她用飄的。
是吧,是吧,你看,我唯一沒有長腳的朋友就是小霸王了!飄是她的正字標記。
 
首站:國父紀念館
主題:金大班最後一夜
超有氣質成員:貓姊、貓太、花太、雅美蝶.肉以及精神與我們同在的黑太(依然蹲在角落不肯起立)
我第一次看舞台劇(如果之前的兒童的以及大學成果展表演部分不算數的話)
拿到票的當下,第33排。哇.....那總共有幾排阿?35排
沒錯,我和肉ㄚ坐在第33排,那個倒數第二排就是800塊錢的座位。
去之前我掙扎著需不需要帶望遠鏡?因為我沒到過國父紀念館看表演,不知道那點與舞台的距離是多遙遠?
沿途有人在叫賣望遠鏡,眾人拱我要不要買?免得進到裡面我看不到心生哀怨。
最後我沒買,坐就定位之後,我和肉ㄚ對望著,果然是需要望遠鏡的距離啊!
(不過後來聽旁邊的阿姨說:望遠鏡根本也看不到什麼,啥?那我欣慰點了)
幾乎座無虛席,不知道最前面那排的票價是多少ㄏㄡ?因為一場近3小時的舞台劇,讓我動了幾萬次想把前面那顆腦袋砍下來的念頭
(結束後我的脖子嚴重僵硬垂向左邊)
=..=
其間仍舊有不少手機鈴響的問題出現,旁邊的肉ㄚ也不滿的碎唸著這些不知名的沒水準人士。
中場休息15分鐘,和鄰座的人攀談起來。小霸王很佩服我竟然連那15鐘空檔都還可以和陌生聊起來?
話題涉獵的區塊也滿廣的,(差點沒連人家祖宗18代都調查清楚勒)曲終人散時他對我說了他對這部舞台劇的評價。
其實,喜好這東西很主觀。對我來說,很不錯的經驗。雖然沒有被感動到,而我也不知道這戲劇有沒有感人的點?
但是有幾幕的意境表達,我很喜歡 ,超喜歡。
40歲的女人要什麼,想什麼,我想只有我到40歲的那天,我才能深切體會感受吧?!
 
徒步從府中站走到賴美人的家裡,過程沿途想吃宵夜,卻,甲謀。
跟過來陪同一起吃宵夜的肉ㄚ,默默的又搭捷運回台北住宿的點。
我很喜歡拍肉ㄚ的背影,他笑稱自己是賭神,(從不以正面對人)肉ㄚ說:跟著我的女人都沒好下場。
不過,我想今晚跟著我們這群熟女的他比較不幸吧?呵呵
(不斷被虧,拿著地圖都會迷路的他,大概從日本回來還沒更新中文版的腦內導航器。)
 
1/6
故宮:巴洛克展
偽裝氣質成員:貓太、牛少爺、柯小琳
真氣質認真好學派:花太、肉ㄚ
後段串場:笨魚&久坐不耐症的Angela
 
看這展覽真的很有收穫,這次展覽的作品強調光線陰暗對比,和所謂的寫實,連我這不懂怎麼欣賞畫作的人,都可以在裡面從早上10點多待到下午2-3點
總共展覽大概有67幅吧?有幾幅畫讓我流連在它的跟前駐立不走,來場隔著時空的交流。
有故事在腦袋上演,當導覽的老師說著動人的故事時候。
我喜歡聽故事,那是一種激發想像的舉動。而,我真的很愛天馬行空的感覺。
最讓我嘖嘖稱奇的話做事有著名*毛孔丹那*大師的畫作:老婦人
那皺紋的走向和皮膚的陰暗對比和班點呈現、光澤,讓我驚訝於什麼叫做栩栩如生。
一幅畫讓人有這種強烈寫真的震撼感,我想他的成功非炒作出來的!
還有幅照小霸王和肉ㄚ說的:是一幅會讓人走進去的畫作,我程度可能比較低,我走了好幾次,才從和他們不同的方向走進去。
(呵呵...我只能走正門啦)
午餐在故宮裡邊輕食餐館解決,少爺一直對連用料理包都煮不好的餐點抱怨頗多ㄟ。
用餐期間我們也彼此交流著前段欣賞的心得,柯小琳還招認她後來在影音室睡著的事蹟。
嗯嗯,我可以理解,像我太專注聽導覽老師講解的同時,我也會不自主的昏沈。
我大概真的是不能太專注於一件事情上面,那會讓我很疲倦。
=..=
所以說,我是假氣質咩。
 
看完美麗的畫作,我們沿途遊玩到至善園。 在那拍的幾張不輸故宮內展覽的畫作更加寫實的東西。
肉ㄚ和柯小琳非常配合的演出著,我簡直是感動的痛哭流涕。
也因為超無俚頭行徑被誤認為還是學生,心裡有點小小的爽...意思是說我們很年輕嗎?
(屁勒..是說你們幼稚的可以!!)
(驚....這謎之聲哪來的???)
 
笨魚帶我們到中山站附近的一家餐廳吃喝下午茶,補充我們過渡消耗的體力。
那家的甜點還滿不錯的,不過我始終不清楚是哪家阿?
可見得當下我的眼睛和耳朵根本沒跟著我一起到現場咩。
但是,它們到哪去了捏?
靜止就會張大眼睛神遊去,是我最近新練的招式。
(晃神最高境界,不過於如此,人在、心不在,但是還有辦法回覆對方的話語)
 
一切的活動終止於中山站,7拆4/3分散
我和小霸王還有少爺、肉ㄚ一起徒步到客運站
六點結束的活動,其實只是各假象,因為到了地下街才是真正的蝴蝶搖滾新春第一炮的重頭戲。
小霸王把行李遺失在某個她不知名的置物櫃裡了,這天晚上,整個台北地下街被我們找翻了。
尋找007號的活動進行了N小時過後,在永不氣餒以及越找越興奮的福爾摩斯~肉ㄚ大偵探的神蹟下被找著了。
在一陣瘋狂尋找007的焦慮被解除之後,我們真正感受什麼叫做癱了、趴了。
卻仍不忘小小玩耍一下緩和身心俱疲的狀態。
 
我想,小霸王應該有各難忘的生日吧?
因為我有各超級難忘卻又覺得好笑到不行的回憶
這股好心情,我們得要盡快帶到處於灰灰暗暗的南部(尤其以雲林之最)天空去啊!!
 
伙伴們!繼續弩力行向偉大航道去吧~!!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