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在想
這樣的自己到底過不過份?  有沒有那必要?  把自己硬縮成迷你版  掩藏起來  何苦?
到底是委屈了自己吧?!
他要的不過是各祝福  來自於我的
那麼我為什麼不給?  因為不甘願?  因為沒必要? 因為就是不想? 純粹任性的認為?
才幾天  我已經感覺好累喔  比跑起500公尺障礙賽還叫人腿軟  連家裡的人也跟著我團團轉
最後是拔比受不了   唉    我也是  左躲右閃的日子 讓我的胃也跟著不舒暢
決定妥協?坦然面對?
我別無他法不是嗎?  因為我終究不是迷你版的傢伙
在他的生命中 不認定我只是各過客 他是用真心對待我的 雖然我質疑著
這也讓我想到現世報的猶言在耳  暴發戶的  金馬強的  於是我檢討起自己的行徑  到底構不構成現世報的程度?
可惡嗎?  對他來說  或許  如果他知道我最後是屈服於擔心報應的淫威下
不是來自於真心  面對他  我的祝福  是假面的 
討厭這樣的自己嗎?  討厭  超級討厭  我沒法作真正的自己在他面前  永遠都沒法辦法 
縱使想遠遠離開他  仍舊刻意維持自己在他假想的那美好形象  不說破  我的殘忍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