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長大才越發現
原來我真的是各princess
我是父母心中最寶貝的公主
當然你也是
如果你父母有像我父母這般疼愛我ㄉ話
^^~

為什麼會這樣認為捏
其實這感覺是從生活中累積發現
直到現在是越發強烈
我時候甚至懷疑
他們是否要將我養育成菟絲花
這花長成什麼樣子我是沒啥概念
聽說
黃綠色的藤葛上掛滿了 一串串粉白色的花朵

有那麼一首詩
「君為女蘿草,妾作菟絲花」

 

 菟絲子是一種寄生植物,有著雪白的花朵,攀附、緊纏在宿主身上。看似全然的托附,卻得一點一滴吸啜著被攀附者的生命汁液,才得生存,直至枯乾為止。
當然我應該不會這樣無恥ㄉ搾乾我父母

陳批屎覺得我耍無賴實在是給他有點久了
是吧
連他也看不下去我這樣當米蟲ㄉ生活了
我自己也快撐不住了
已經開始在幻想自己做在辦公桌前的模樣
不過今天和麻咪提起如果上台北工作他會有什麼想法
我以為我娘親是會舉雙手大喊贊成
不過反常的他竟然說:可是你還要讀書捏況且去到那邊一個人要怎麼生活
我不認為我到了台北會是一個人生活ㄟ
不會找不到人照顧我滴
這點他多慮了
相同問題問拔比
哪知道話都還沒說完藉故裝忙閃人去
挖勒勒
只是測試一下咩
想知道他們對於我離開他們身邊討生活去作何感想
不過目前情況看起來........

很多人告訴我
以我ㄉ個性到哪都可以活ㄉ很好
為什麼他們說出這般話ㄉ時候可以這樣有自信的認為著我一定可以捏
連我都無法肯定了

我不是菟絲花
在他人眼裡是大力金剛菊
有這種花嗎?
大叔說是金剛那一部分
我跟小霸王不一樣
看起來一點也不需要擔心

我是那種內心很菟絲花外型很大力金剛菊ㄉ女孩
這種品種的很難獲得大眾青睞ㄟ
所以我努力裡外都金剛化了
=..=

唯有在自己父母ㄉ眼裡我會是柔弱的小白花吧

想策馬狂奔
心底卻也掛隘著兩老
拔比兩各禮拜就要拿一次高血壓ㄉ藥
麻咪天天要喝我現榨的精力湯
如果我上台北了
這些誰要幫他們做?
我當然知道他們有手腳
只是我寵慣了
喜歡把他們侍奉的好好ㄟ
也喜歡自己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如同他們對待我那樣

我不會後悔因為他們而沒能到外面ㄉ世界闖蕩
世界並不一小塊而攫取全部人生
我有屬於我自己該去的地方
也許那裡就是這裡


可能又會被說很宿命論吧
不過有時候別去想太多
不管是自己或者我父母
兒孫自有兒孫福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