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Dear W:

            又是一個告解的夜嗎?無數牢騷訴不盡~你能聽多久,給足多少安慰?

常常告訴自己,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不如自己意的事情,

 

如果每一件都掛著,只會越來越卑微的向這些事件低頭

 

又是個過度期吧我對自己說,但是那催眠的念力著實的太薄弱,需要更有力的支持。

 

昨天與H說,自己正在作一件很掙扎卻又想順應天意的事情

 

H說,既然放手一搏了,就不要想著後不後悔的問題來

 

假若順著自然的發生,那麼是不是現在所受傷害,也該釋懷的想著,那是天意

 

如果藉口是,因為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所以沒辦法,也不可能產生交集

 

這樣的說法,我好憤怒的無法在此刻認同著

 

就因為屬性的不同,然而我們因為命運而相遇了

 

就因為身分別的不一樣,然而我們仍舊有了間接的交集了

 

既然一開始接受,為什麼沒能堅持到最後?

 

連個理由也懶得給我?而我唯一能假想的就是

 

當間接轉為直接的當口,卻打出,不同世界的人這種牌讓人莫名其妙的出局?

 

關於他這樣讓我不得其解的行為我只能臆測

 

然後陷入一陣又一陣的難過

 

對於這樣的關係,我實在很疲勞

 

我的世界又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他的世界又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我以為我們都在同一個地球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