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他打電話給我ㄟ

要幹嘛?

她說:不知道

什麼叫做不知道?

她說:因為我沒接

為什麼?

她說:因為不敢

為什麼不敢?

她說:不知道要說什麼?

看他說什麼就接著下去說什麼阿

她說:不知道啦.............

你都不知道了,誰還會知道?




是過去的情人

關於接到過往情人的電話,接,還是不接?

為什麼接?為什麼不接?

其實這當口是該接的,總得知道為何而來,也許轉換的是單純的問候也不一定。

其實那當口是不該接的,深知不敢接的源由

有時,不敢等同害怕

怕些什麼?擔心著懦弱的性格又再度妥協了什麼是吧?

如鴕鳥般的藏匿著,卻猶如司馬昭之心,有時顯得可笑了這作為。

有些人習慣將腐壞的愛情如曬魚乾一般,等著讓它風化,以為,那濃重的魚腥味就會淡掉。

最後,剩下的是,淚水洗滌過曾經的海水鹹味。

以為這樣是最美好的結局。

殊不知,等待風乾的過程,內心煎熬多少?什麼時候會突然來一場雨?日頭夠豔嗎?今天的風向對嗎?

交瘁的是用時間換取的心力,何不當初弄各明白?

有時候去坦然接受各答案,很難嗎?

擔心妥協是因為還有愛?如果那樣也稱之為愛情的話?

還是僅是害怕寂寞又作祟,讓人蒙昧了當初的豪氣壯士斷腕決心?

因為不知道到底要什麼吧,不然其實沒有什麼好怕的

當初選擇早退一步,讓出生活,切割的平行線時,不是醒了?

這樣說來,原來一直在迷迷糊糊的半夢半醒間?

其實阿,在我看來,那真的不是愛情,殘存在兩人間的是一種叫做緣分的

捨不得輕易割捨掉,所以牽絲的在拉扯著

相信我

愛情,我見過



其實,不是這樣貌的。

下一次,把電話接起來吧..........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