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

                  清晨的蓮,它開了。

前一晚見著的時候,還含苞著,不似嬌羞,僅是默默的再等待。

每個季節有著它的美和所盛展的一切,就如同每個時期的你我有著不同的味道和理念。

情緒,也是一種更迭的循環。


最近在思考各問題,關於距離。

距離拉扯出的時空和間距會是切割情感濃度的凶器嗎?

剛開始的時候,想必都自信滿滿的說著:那不是問題。

漸漸的疏離和不安替代了沒問題,開始了爭吵和嫌隙。

南部人說,必然是。於是終了,曲末標記上休止符。


你問:為什麼要不斷旅行?不能稍做歇停嗎?這樣的腳步誰追趕的上?

你說:當你的男人太辛苦。

緘默不語

我想,旅行不再是一種找尋自我的定義,有時候。

我在搜尋某部分的你

不用追趕著腳步,不用再並駕齊驅,學習等待是新課題。


男孩對女孩說:妳去找更適合妳的吧。

女孩淚捶一整夜。

為什麼覺得不再適合?在長久時間以後。

分手,有時候的藉口總是莫須有且莫名。

愛情,像霧像雨又像風,其實沒有錯。

摸不著下一步的頭緒,只能憑著感覺或者對方給的牽引一步一步往前踏。

她說男孩的痛她理解,也說女孩的痛她能感同身受。

可,我就是不懂

或許,並不想懂

苗栗山上的空氣清新

那你那裡呢?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