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坐困在四方無形的牆圍起的禁錮中,是名,壓力,又名,無奈。

你朝我投擲過來的求救訊號,我搌在手裡,雙腳卻無法前進。


電話不敢撥

擔心另一頭音調太難過,跟著揪心頭

距離讓我們能做的有限

撫慰不了全部

無法出借的肩膀和胸膛

在另一處激昂的顫抖

距離

長長的距離


可以嗎?如果能夠


請你再加點油的撐下去

等待我來到你身邊












截圖:估狗大神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