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雷電不停閃爍的夜晚,異象般的似乎在昭告天下,想像不到的事情會發生(?)

我怕閃電?還是打雷?

我的驚恐通常是見著閃電之後產生。因為常理推斷,閃電之後就是打雷阿...

每回它一閃,我就開始做好它預備打雷的心理準備,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它就僅是閃著,然後把雷悶著吼

像極了我的心情



收到你寄來的包裹,裡邊除了書還有你成載滿滿的愛和祝福,(還有違禁品)我100%的感受到,

也希望能如你所說的那樣,什麼都能
否極泰來。

回傳的簡訊未說的話是,今天差點又不夠堅強的落淚。

那是過渡煩躁而引發生氣,很生氣的結果就是想掉眼淚,然後就想把東西給摔了,走人

我不知道這到底叫做忍耐還是叫做識大體?常常搞不清楚這個世道我要遵循的是什麼?

你說一次又一次的短暫出走,只是稍加被安撫,然,病兆還是存在的。

少爺說,人生不過就是從這個坑跳到另一個,如此而已。

我始終不願意相信人生僅僅只是那樣無奈的無限LOOP.................

最近你也覺得喘不過氣來,所以想以短暫的消失來安撫自己嗎?

你說在看完『旅行是一種生理需求』時覺得我的那各『他』應該會喜歡。

看到這短籤我忍不住笑了,你怎麼能肯定?

今天我也將這本書還有『
拉荷歇爾 - 我在這裡學飛』都翻閱了

我想,你說的或許是吧,不過姑且不論『他』是不是真的喜歡,起碼我覺得我買到了好書,對我而言

看著拉荷歇爾 - 我在這裡學飛』我想,或許將我們的旅行日子往前拉近吧,

就10/23那天吧,我獨裁的私自決定這樣的日子,就我們兩個去完成這一趟的鐵道之旅吧。

就是很想看夕陽下橙橘色的海灘,被海灣擁抱的城市究竟是各什麼模樣?

徒步走在人煙稀少的村庄,拍攝那一百多年歷史的古厝。靠坐在老榕樹下,和陌生的人用眼神、用言語交談著

慢慢的,把現在的自己,藉由每一次短暫的出走,一次丟一點掉

是的,我說把自己丟掉

覺得若不把某部分真正的做切割,永遠就只是那樣罷了,好像沒有新的可能

不想讓人生就像一段棄之可惜的愛情般苟延慘喘著

說分手對我來說向來不難,不是嗎?


********************************你說的我都有聽見分隔線************


知道你們都替我擔心,擔心那個然後呢

四各月的數饅頭日子如果可以用吃的,我會立馬將它嗑光

可是,關於明天會怎樣,誰又知道呢?

感覺想太多也不好,完全沒想也很糟糕

只是

就不能真的走一步算一步嗎?

簡單其實不簡單

我懂這意思,可,是誰把誰複雜化了?

是我(?)


是不是到這樣的年紀很多事情都該豁然開朗?

是不是到這樣的年紀很多事情都該懂得收放?

是不是到這樣的年紀很多事情都該做各抉擇?

是不是到這樣的年紀很多事情都沒有退一步或者奔向前的餘地?

做你這年紀該做的事情又是什麼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