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這到底是失眠還是純粹的不想早睡?

世間上需要探究根底的事情到底還是多的,可見得,我們仍舊無聊的緊

Mr D 敲了我,詢問了近況。

前陣子不怎麼好,這幾天有漸入佳境的趨勢是我的回答。

他覺得我的回應有等於沒有的說明,那大概並不是他真正想知道的(?)

問我,兩人最後一次聊天是什麼時候?日子大概久到我其實也不清楚來著

其實,我真正清楚的事情,很少。

再問我,兩個人相識的時間是多少年,我說,我只記得重要的事情。(反正每隔幾年他好像都會在問一次相同的)

兩個人對於重要的事情體悟大概是不相同的,所以老處在雞同鴨講。

我記得他很喜歡很喜歡的那各女生已經結婚生小孩了,但不清楚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我記得他說過絕對不要和我見面,因為我知道太多他的祕密。

嗯嗯,認識大概快要超過7、8個年頭我們始終沒見過面

(我什麼樣的醜照片他應該看到爛了,是極少數我沒碰過面卻擁有我私人空間的異性朋友)

他連在MSN上聊天用自己的大頭貼面對我的視窗都覺得奇怪的人,說不見面,也沒啥訝異

他說,隔著一視窗,就什麼事情都能對我講,對別人、家人所不能說的、很重要的瑣碎。

後來能理解這層道理的存在為何。我也向來不怎麼積極促成兩人見面的機緣

兩人敲著鍵盤互相一句來一句往,他說,早就該和我聊,這一切才真相大白的清楚最近的生活為何這模樣

儘管只是用最單純的文字來瞭解彼此,可是幾年下來他脾性倒也抓了七八分。

也許我們終究一輩子就這麼遙隔著這一視窗,祝福或者隨著一起哀悼彼此人生的點滴,那也沒什麼不好。

每個人選擇其自己最舒服的方式與他人交往,是有必要的。

我們都該讓自己快樂點。


最快樂的時光每個人定義不同。

對於現在單身的我來說,除了和家人相處外,必定是和姊妹淘的聚會讓我精神最鬆懈。

開始會為了追尋某一種感覺,然後衝動去執行,很多外在因素都變得不難克服

例如,某各我沒夜診的一天,朋友忙完已經夜晚7-8點,想找個人陪吃晚餐,我就是不二人選

可是通常這時候我老早就把自己餵飽了,但是,卻覺得這麼晚因為忙碌沒吃飯的人顯得可憐

在自己飽足卻硬是要陪吃的情況下,一定要選擇讓自己懷念或者能食慾大開的餐點

就這樣兩個人不辭辛勞的頂著冷風、騎著摩托車飛飆到車程半個多鐘頭的宜蘭夜市,大塊朵頤阿成家的蚵仔煎。

我們兩最近特別喜愛的活動也就是坐在85℃喝咖啡,身旁川流不息的路人甲乙丙絲毫不影響我們的竊竊私語。

以前總覺得坐在那喝咖啡的人頂怪,被路人這樣看透透的模樣讓我光用想就羞

想必是現在年紀也大到就算以前不做的某些事情現在做來,卻顯得輕而易舉?

不清楚這是成長的一種還是豁達的一款?不管如何,覺得怡然自得即可。


我們終究都會長大嗎?

除了身軀不斷的長大,到了極限的時後我們就開始衰老,但,那是指外表所能看到的,且一定會的

身體並不一定會帶著腦袋一起成長,這個我知道

生命(生活)的歷練使智慧的含量不同

一直以來我們似乎比較關心自己成長與否的問題

那日和我們家賴美人閒話家常後,搭著客運回羅東的路上我想著很多

想到剛與她初相識那時的她,和一路走來到最近現在的她

一種,啊~她長大了呀的感覺冉冉而升

週六的飯局裡,趙豬頭聽到我這樣一講還歪頭大笑,怎麼感覺像在聽一各老目欣慰自己小孩終於長大成人?

是因為參與了別人生命每一各轉折的階段,所以感觸特別深?

忽然發現生命的篇幅中其實不單單只記憶著自己的事情啊

老覺得,除了自己,其他人是過客的心情像是被翻盤了

又想著,那有沒有除了家人外的人這麼一路看著我走過來,且有了些什麼我不知道他卻感動著的心得?


認真和玩笑之間的分隔線差之毫米嗎?

要我不要將玩笑話當真的也是他,對我說是認真的也是他

有人說,一認真就輸了喔

所以基本上,對於不會拿捏這分寸的我,一概就當浮雲過吧

別再用暗晦不明的態度在表現自己,那樣,最後都沒人把自己當一回事的




PS:魚男說,失眠地獄需要醬輕幽美聲安撫神經腦筋
Gem Club - Animals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