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你是知道的,我很討厭被受限或者局陷於什麼樣的狀態下,不得掙脫的只能挨揍

以前情緒還有能力反抗的時候的自己是拒毀滅他人的爆發力

可現在的自己,一點受控的自主行為都薄弱了,能怎麼著?只有婆娑娑的淚眼相對

我想,後來的以後被摧毀的是自己本身(?)


又是一陣突然的想刪除掉些什麼的時候,大概是腦容量越來越狹小的緣故吧

沒辦法負荷是會秀逗的,就像電腦一樣,這是我最近才知道的事情。

現在的我應該準備出門去,把想做的該做的事情都辦理好

一週大概只有禮拜一是可以讓我全天運用,在沒有旅行的時候

其實往後似乎也不用太擔心吧?農曆年過後的每個禮拜一何該是有空閒的



最近常想起那日在貓瀾山上遇見的那些人。那位大姊說的一句:看在左邊還是右邊,有沒有心比較重要

有心(?)

假若有心是各動力,那麼我這麼提不起勁來是因為我沒有心使然?

昨日同小傢伙閒聊,他說:悲觀是被建構的,而快樂是可以學習

是誰阿,我允許了誰在我心田上架構了那一畝又一畝的悲情農田?

我總盼望著他收成不好,而卻在我忽略下仍舊蓬勃發展,為何?

於是乎我深思,悲觀到底是屬於天性(?)

可,我總覺得自己性格是絕對兩極,不是過渡樂觀,就是極度悲情

活脫脫是各神經病

與朋友們聊起未來與展望,是茫然,總想,或許人生有不同的可能性存在著

一方面又不免想,倘若就一崛不起呢

人生終究是一場賭局,最壞最壞的不就僅是跌落谷底嘛

過於安逸有時也是一種停滯,假使如此,那麼就掀波濤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