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頭輕輕的枕在胸膛,軟軟的細語說著:i'm too weak

撫摸著同言語般細細的髮絲,來回,什麼也沒應對

盛著滿滿淚水的眼眶,液體將表面張力呈現了最完美的狀態,不滴落,卻溢滿

她說:我並不想被安慰,也不想一直沈浸在這悲傷裡邊

說完,她就離開胸膛,轉身關掉音樂、關掉電腦、關掉手機、關上家門

兩各小時後接到電話

她說:耳朵塞著MP3從旁邊呼嘯而過的聲音聽不到,是風的、是徒步人群的、是雁鴨的、是涓涓流水的,全都聽不見

在自己的世界裡讓感覺自己去沈澱

她說:你知道嗎?騎了好遠的路,不管快慢那悲傷就是甩不開,牢牢的黏在心肺間,稠稠黏膩著

可是在遇到山路爬上坡的時候,你發現全神貫注在應付吃力的腳踏時,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

那種時候要的是不需要思考的蠻力,於是,不斷繞著湖邊上坡下坡的來回,越騎越開心

她說:原本一切會越來越好的,可是MP3裡卻流洩出那首歌曲,因為什麼聲音都聽不見

所以歌手的每句逐字的敲進耳朵裡,討厭原本要被大自然和汗水治癒的情緒又被捲進去詞境裡

她說:太清晰的貼著耳朵唱,原本踩踏的腳步漸漸的緩了,然後停歇,接著,無力的坐在湖岸邊

不斷的按著重唱鍵,讓那感覺一直被壯大起來,覺得真的是很傻


她說:真的,我就這樣在人煙稀少的湖岸邊跟著唱


『深色的海面佈滿白色的月光
我出神望著海 心不知飛哪去
聽到他在告訴你
說他真的喜歡你
我不知該 躲哪裡
愛一個人是不是應該有默契
我以為你懂得每當我看著你
我藏起來的秘密
在每一天清晨裡
暖成咖啡 安靜的拿給你』

她說:我是真的醬子以為耶,以為喜歡一個人是有默契的事情

喜歡的感覺會隨著彼此的互動偷偷不小心被流進對方心理

感覺到溫柔和溫暖的時候難道沒有發現那就是喜歡嗎?

她說:是不是太軟弱了自己?總因為這樣,流過心頭的那暖流沒辦法加溫的退卻

然後變成心理一道道的遺憾

她說:坐在這邊望著被風吹皺、被雁鴨划過顯得波動連連的湖面,想想,終有靜止的一刻

現在的煩惱和傷感也是吧?那是不是該繼續騎下去?

切斷電話,關掉MP3,牽著被擱在岸邊的腳踏車,一個滑步跨坐上

去爬坡吧,她說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