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台中披薩趴結束後我們的夜唱點到這一首歌曲,於是我想起了MR。Dragon

MR。Dragon是朋友的朋友,正確的來說,是朋友喜歡很久的朋友。

與他相識的過程當然是因為朋友介紹,朋友因為太喜歡對方,也想讓大家都知道這個人的存在吧我想。

第一次見到MR。Dragon是匆匆的打招呼的情況,接著再見好像就是事隔一年後的事情吧?

一年期間朋友還是沒有和他變成男女朋友的關係,聽說MR。Dragon有一套椅子論法,他將心目中的每個人安排好一個座位,他所期望的是,大家都坐好自己的位置,他覺得那是維持一段關係最好的距離。

我那時候在想,這是不是一種軟性的拒絕呢?

真正注視起MR。Dragon是他再次見到我的時候喊的出我名子。他說因為印象深刻,然,我不清楚我那時候到底做了些什麼?

還是因為身材實在太粗壯了???讓他深覺一個女人可以把自己餵養成這德性實在太了不起而深刻印象來著?

漸漸的碰面的機會變多了,從與朋友的共同相聚到兩個人私底下的聯繫,然後我開始從叫他的名到喚親愛的。

有回我們相約在KTV狂歡度周末,大家酒酣耳熱的一杯接一杯,一首唱過一首,最後當這首歌出現的時候

就看見MR。Dragon安靜的拿起麥克風,隨著音樂唱起一字一句最內心深處的告白。

一旁的我起了雞皮疙瘩,因為太有感情了。我微笑的看著回過頭來對我眨眼的他眼中有淚光閃閃著。

我想,大概就是在那一瞬間吧。

問他這首歌怎麼唱的這麼讓人雞皮疙瘩來著,他說,因為是切身之痛阿。

不跨越談感情事情的我們,那一晚他說起了過去。

知道一個人的越多傷痛,就越無法置身事外,這是我後來的領悟。

男人的眼淚真TMD能激發女人的母性,儘管很兄弟性格如我,也懾服了。

我想,大概就是在那一瞬間吧。

開始想要了解他,開始想要試著撫平他曾被傷害過的自尊心還有被現實丟棄的愛情。

想要告訴他,不是每個人都如他所想像的那樣。

不過,這些都是很可悲的救世主心態作祟。



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會開始變得不像自己,於是我為了他織起圍巾來。

對於家政與工藝課分數總在危險的及格邊緣的我來說,很令人驚訝的一個挑戰。

覺得濛濛的灰色適合他,所以連他喜歡的顏色也不問,我很主觀的挑了我覺得適合的毛線球,開始漫長的手工生活。

編織的過程太不順利和辛苦讓我數度想放棄,但是我想大概喜歡的濃度有達到可以困服這一切,於是在聖誕節來臨前完成了~

把禮物遞上去的時候,他激動著問我,怎麼知道他喜歡濛濛的灰?

原來喜歡一個人也有可能達到心有靈犀的程度,我想。

看著鬆緊度不一,堪稱有夠不完美的毛毛灰圍巾繞在他脖子上,我挺驕傲的。

他說,這個冬天決不離開這條圍巾。

我說,你該覺得幸福,因為我今後再也不會織圍巾了。



受過重傷的野獸其實會很提防,提防自己再次受傷的可能性,所以更加小心翼翼。

他說過,如果有人試圖想弄亂他排定好的位置,那麼他會想逃,逃到對方都找不到的地方去。

朋友大概是怕與他連朋友也當不成,所以只好什麼也不求的就這樣守著他。

可我不一樣,也不想那樣

深知一段關係如果一直維持著裹足不前的狀態,最後只能分開。

於是我先告白了,問他給我安排在什麼樣的位置上。

他總當我那是完笑話,回答的都是些輕浮到會膩死人的甜言蜜語。

並沒有因為那些讓人浮在半空中的幸福言語而雀躍著,因為那些文字裡沒有真心,你可以強烈感受到。

如果我想要的對方給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僵持在那,愛情不是耗久了就能得到的東西。

我很快速的整理掉滿到溢出來的感情,在我告訴他,你可以逃跑,逃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去吧。

他並沒有逃,只是後來換服務單位的他讓我們距離遙遠了起來,偶爾只能靠電話聯繫。

各自生活充實的忙碌,偶爾有一定頻率的抽空通電話稍微彌補感情的溫度。

一段關係如果一直維持著裹足不前的狀態,最後只能分開。

好像是厭倦了那些像是安撫胡鬧小孩的糖果一樣的話語,太多色素不健康讓我快生了病。

我受夠了等待,一次又一次讓我等電話,等休假,結果最後都晃點居多。

事後的安撫與補償也無法說服我他不會在當一次放羊的孩子。

就在那一晚我主動撥了電話,他人正在戲院看電影,悄聲的對我說,看完電影打電話給你。

我不知道他到底看了什麼電影,長達到一個禮拜後他才又撥通電話來。

看到來電顯示,我按了忙碌鍵,然後告訴自己,這個男人不行。

於是MR。Dragon消失在我生命裡,從此。

只是每當這首音樂又揚起,我一定會想起和他的這一段過去,還有那一晚的眼淚迷濛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