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s720x720/428019_268892016520329_100001985988211_601796_369888348_n.jpg

Dear  W :

那一天風很大,細沙刮進了眼睛裡好多回,睜不開眼,一望,就是淚眼相對。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但是在回眸望著沙丘的那一刻,寂寞就與曬紅的臉相對。

當寂寞知道我不是隻身一人的時候,就快速的躲進影子裡消失了,瞬間。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snc7/s720x720/420480_268892049853659_100001985988211_601797_1980402575_n.jpg

這樣其實不好,靈魂竟然隨時的抽離,像是撇下另一半,偷偷的去了個犯罪的地方,滿足了短暫的騎乘天馬行空般。

對方並不無趣,所在地並不無引人入勝之處,這樣的出竅靈魂是為了什麼,我仍在思考

但是也並不嚴重吧?也許,你也會如同我一樣,在一個城市裡,望著某一樣人、事、物,硬是飄出思緒,想著不關眼前的。

會吧你?

那也許是深層的某種招喚,與他處的什麼產生了頻率和共鳴,穿越了幾千公里的我們對焦了,在瞬間。

在什麼城市,和什麼樣的人相遇,我常常將他當成是古今的靈魂曾經招喚過彼此

我們是註定的,相遇不是巧合,我會吃下那顆毒蘋果不是偶然的。

嗯嗯~我是這樣想的,就在我咬到臉頰內側細嫩的嘴肉時。

於是沙丘的寂寞是必然的,我的淚眼相望不是經過排演的,起風的那一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