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緣際會下讀到-伊芙‧恩絲勒(Eve Ensler)的不朽之作《陰道獨白》一小篇幅。

發覺,很有意思。

當然,我不認為自己是所謂極強烈女權主義者。

但,我很高興我自本為女性。

這一小篇幅是一個引,真正讓我覺得有意思的是另一個女孩子的思維。

就在當她和朋友看完《陰道獨白》的舞台劇之後,最底層的告白。

她說她將自己的第一次給了自己。

內文:http://demona.pixnet.net/blog/post/11374121

突然在電腦的一頭猛點頭稱是,也不見得有人跟著覆議我。

假若緊緊守護著的是那樣的信念,那其實大可不必。

但,我們終究在5000年來的傳統教育體系下成長的孩子,有多少的自覺抗體?

時代在變...........在這巨輪底下的你我,會活出什麼樣的一片天?

 

我不是女權主義者,縱然我的言論常常讓人有那樣的誤解。

我沒法翻盤的過去,期待留給下一代去進行改革。

女男會平等嗎?當然不會...不管先天或者是後天。

起碼我是這麼認為。

那要下一代改革什麼?你期望能改變些什麼?

我?

女人,多愛自己一點。

我,得堅決一點,不管處在什麼樣的局面,都要有貓的姿態。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