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刪除留言到一各極爽的程度,刪到欲罷不能。結果,該留的一不小心手殘的就給刪掉了。

幾個月前,南部人在一篇網誌上留給我的一首詩。

詩的意境很美,但詩的內容我忘了。

會忘的不用記,會記著的忘不掉。雖然話是這麼說,可是,我還是想把那首詩給留下來阿!

那是老娘打娘胎出生,在這紅塵翻滾多年,頭一次收到男人送的詩。

有人覺得這樣的行徑老派,南部人也只大我一兩歲,能多老?

好吧,就行為而言,或許,不向一般年輕人,起碼不似我這掛人的行為模式。

就因為跳脫模式,才讓人倍感新鮮吧?

 

他很努力,且非常用心的想領我到某個境界,一個屬於他覺得我該到達的。

我嘗試著往他留下的足跡,一步一步踏上去。但是,永遠有著一段我清楚知道的什麼樣的距離。

不喜歡勉強自己,也不應該。現在,這樣,很好。我是這麼認為,你呢?

 

洋說:他忘不掉前任女友,掉進很深淵的悲傷中,無法自拔。

朋友聽厭倦了他的抱怨,給的建議都被他放逐隨風飛。

我說:人們沒有義務聽你陳腔濫調的重複高唱的悲歌,也不該承受你所有苦痛,但絕對願意和你分享你擁有的喜悅。

調適自己吧!

洋說:他做不到,但願意試試看。不懂為什麼其他人不能理解他痛苦?還是都只是死鴨子嘴硬的逞英雄?

失戀,誰不痛?血肉之軀面對愛情怎會是鐵打?

對於他的死鴨子嘴硬論我思考了一下午,最後告訴他:他都不愛我了,為什麼我還要愛他?

作各愛自己的人,那麼傷痛便會移動腳步的遠離。

那天來了各下肢嚴重萎縮患者,看他堅持自己爬上診療椅上

我覺得好辛苦.....他還開玩笑的說:有人跟他說,看他爬上椅子都覺得好像在看特技表演

是阿,多少年換來的熟能生巧?

要多久的不斷練習和不斷摔倒在爬起?

罹患的這愛無能症頭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嗎

多找幾個人談談戀愛,我想,很快的,就會知道愛情是怎麼回事

又或者就是這麼一回事

其實,也可以很雲淡風清的說著

別人都覺得我像在特技表演

 

最後在這恭喜我的詩意男

在線上敲著我,興奮的和我分享

徵選上台南古跡文史導覽員

恭喜,且辛苦啦

親愛的

你很棒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