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沒有真正擁有魚缸
而且也不會感到寂寞
至少這一刻

K問我說    真的很想嫁人了嗎?
這是他對我上禮拜跑去月老廟的疑問
我沒有馬上回答
這樣的問題是需要思考的
就算我在去之前也思考過這問題一樣
需要時間在去更新
或許結論一樣
但我就停頓了立即回答這一瞬間

隔了好一會
幾乎在他以為我又神遊放空去的那一刻  
我說了:沒有

沒有為什麼月老廟跑得那麼積極?
說真的
那天我對著我看不見的眾神唸唸有詞超久的
看在其他伙伴眼裡萬般虔誠
以為我真的超渴望
可是我自己心理知道
沒有
但我還是給了期限
我做的和我想的其實有落差
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是這樣言行不一的人吧
我給自己以及這話題下了這樣的結論

那件事情並不苦惱著我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更急需要獲得解決
對K說自己意念又開始動搖了
怯懦了起來
他想也沒想的告訴我
他早猜想的到
因為某種程度的瞭解
亦或者人性本是如此
所以他懂得我往後退的原因
"路走到一半是辛苦的"
他回敬我前些天從我老姊那聽來的上人開智慧語錄
雖然我連開始都還不算
但是  人要堅定某種信念是不容易的
當自己對那件事情並沒有含帶所謂的信仰的時後
他要我開始對這件事情抱持 堅信
自己一定能
非得能不可
不被強迫的人無法成長
爬高跌重摔痛又如何?
不夠痛哪知道是不可行的?
眼前那座山是險山?
親愛的  你還沒攀登上啊
也許登峰遠望處處是美景也不一定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