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攝於巴沙諾瓦民宿外)


你該感到高興,我真的這樣覺得,當我對你露出一抹微笑的時候。

那是我不吝嗇給予,且親善於陌生人的一種禮儀。

我知道我可以,就這樣輕鬆的面對你,當我把你當作陌生人一樣的處理。

從不確定,相遇之後會走到哪裡?對於未來,我們也許都曾有美好憧憬?

確定與設定間,有時是多餘,這是你教會我的第一件事情。

你說:把人擺在自己認定的位置是幼稚可笑的。

我說:這,是我將情感區塊切割的慣性問題。

你問:那麼我的位置在哪裡?

我答:三分熟的領域。


距離,永遠是我的最愛

拉起一條長長的線,我把你框在線內,也把自己拘禁在邊緣。

你抗議的咆哮,我視若無睹的眼神,耳朵代替了雙眼,我禁而不語。

我和你之間,你試過了努力,你和我之間,我給了最大的極限。

滿是棘荊的花冠,幫我摘下吧,刺痛了我,滿足不了你給的監牢。

往後退,讓出的空間,呼吸可以更大膽一點。

我拔起長長的劍,殤你不見血。

對不起,

謝謝你。

過去給過的一切。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