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討厭極了我的神神秘秘,像是有什麼不說。


不是不說,除了不想說,也是不知從何說起

今天搭著火車往一樣的方向去,耳朵裡塞著MP3直至它唱累耗盡電池為止。

拿下阻隔聽覺的障礙物,我開始聆聽火車行進的聲響,這讓我想到,

該怎麼去形容火車行進的聲音,用文字。

風吹拂過芒草的聲音,用文字。

海浪拍打上岸的撞擊沙灘的聲音,用文字。

沒有辦法,光憑文字,無法讓我向你真切的傳達那千分一的臨場感。

如同,我無法用言語去表達衝擊最深處靈魂的聲響。

在你眼裡什麼都擁有的我,過剩的是庸人自擾。

的確,人生多數一切都是平順度過,算命的說,這輩子不愁吃穿,卻沒說,

不完美的部分來自情感處理缺失。

對於感情沒法將它當工作一樣迅速簡潔的處理妥當。

對於感情沒法將它當友情一樣,合則來不合則去的灑脫。

對於感情沒法將它當親情一樣,予取予求的任性。

當我面對一段感情的時後。一段失敗的情感時,我無能為力的挽回頹勢時。

我不是神神秘秘,而是神經兮兮。

輾轉的問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當捏在手掌心的這一份讓我質疑的情緒。

一路走來這數10年的歲月,最近徹底的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不管是他或者是我作了多少努力,腦袋不清楚的仍舊是我。

看不到清晰輪廓的也是我?無法勾勒藍圖的也是我?錯了全都是我?

當然不會這麼認為,只是又再一次的時機點不對,或者,也許真的不是那麼適合的人選。



喜歡聽飛機貼近頭頂上空飛過的震響,我總會不時抬頭找尋那身影。

有時隱沒在白雲,有時當我抬頭它早已銷聲匿跡。

但,它確實曾經飛翔過我上空,那餘音繚繞在耳堝。



今天花蓮的天氣很優,雖然風吹亂我的頭髮

天空上方不時傳來是機翼劃破風的聲音

我瞇著眼微笑抬頭,找不著,在多數的時後。


之前覺得不以為意的,不在乎的

經過歲月、經過時間

醞釀

很多都跟著發酵

變的不是那麼雲淡風清

也可能蕩然無存



如何去界定一段關係的存在與否,和時間長短劃上等號的話

那麼它並不存在嗎?我們稱這為認知的問題。


誰都不願意間接被否認,誰都不願意直接去承認。

一條底線在彼此心中,劃上的線條,是一種切割還是一個圓弧?



都不再想去當手拿著畫筆的人








檸檬草的味道

作詞:李焯雄 作曲:李偲菘 編曲:Terence Teo

他們猜我們後來有沒有再見

離席了才會曉得懷念

突然我記起你的臉 那觸動依然像昨天

對自己 我終於也 誠實了一點

是不是回憶就是淡淡檸檬草

心酸裡又有芳香的味道

曾以為你是全世界 但那天已經好遙遠

繞一圈 我才發現我有更遠地平線

*我們都沒錯 只是不適合
 
我要的 我現在才懂得
 
快樂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寂寞要自己負責*

畢竟用盡了力氣也未必如願

總是要過去以後才了解

突然我記起你的臉 愛不愛不過一念之間

繞一圈 今天的我能和昨天面對面

我們都沒錯 只是不適合

親愛的 我當時不懂得

選擇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明天自己負責

給昨天的我一個擁抱

曾經她不知如何是好

若我們再見我會微笑

謝謝你 謝謝你 我嚐過 愛的好

REPEAT*

我要的我現在才懂得

選擇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幸福要自己負責 錯過的 請你把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