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W
                   手掌心抵著光,縫細是會被穿透,點點餘光從指縫中流洩,我可以清楚的看見被反白的指甲長度。

不喜歡留長指甲,儘管手指頭看起來五短的可以,仍不喜歡用長指甲試圖去掩蓋這缺憾。

對於修剪指甲有某種程度的執念。是種癖?


下大雨,好幾日來都是如此。假日的壞天氣對我來說沒有多大影響,這各月來。

我哪也去不了,出門總有人帶,好似真的很孱弱那身軀。

少爺這週有回家,對我房間新購入的靠背椅舒適度評價很高。

像我這種只是坐在電腦桌前聊天打屁,用太好的椅子罪過的很,大姊如是說。

喜歡會旋轉的椅子,常常坐上去就會不自主的轉圈圈到頭暈,對於暈眩也是有某種程度的喜好來著。

我喜歡的通常會讓人出現難以理解或者困惑的心情,不過,大致上都被睜隻眼閉隻眼的容忍過了。

除了

你說::憑什麼擅作主張的自卑著。

在你聽完我捨棄理智的告解後。

沒有完人的世界裡,強迫自己和每個人的起點都一樣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時候距離也是一種吸引力,不管什麼條件下。

這些話貼滿整各心牆,期望它能滲透到血液細胞內,轉為正面的能量,我們總催眠著自己不是嗎?

像看一幅圖畫,小小點我們能將其全纜,放大數倍後,站在同一定位,眼前糊成了一片又或者找不著焦點。

看一個人卻不能用這種方式,我發現。

令人為難取捨的世界阿!不是嗎?


L的女友那天找我私下聊,問我和他的男人相識多久的時間來著?

這麼多年來L性格始終如此嗎?

是各溫柔體貼的人嗎?有愛心嗎?和前任女友相處的好嗎?

是不是真的連面對我都很寡言什麼都不說?...brla...brla...brla...brla...

從10多年前回想起到10多年後的今日,是的,這男人向來不是各會表現體貼的傢伙。

有什麼就說什麼,不懂交際應酬的好聽話,實際到不行的草根男...brla...brla...brla...brla...


懂得這小妮子惶惶不安的是什麼,魚與熊掌不能兼得,起碼在他男人身上是如此。

告訴她要以另一個點切入去看他的男人,就是跳出是他女人這框框,就會發現,自己對L來說有多特別。

戀人的雙眼總被疑猜遮蔽真相和真心.................

想起阿北曾說過的:一人一半始得為"伴"

愛這個字拆開是"心跟受"

接受他的成功,接受他的失敗

接受他的痛苦,也接受他的快樂

而且

必須是彼此互相接受,不是一個人快樂一個人委屈


身邊的男人們個個似乎都只分享快樂,苦楚自己默默處理(中國男人固有美德嗎?)

有時候也會說:說了你也不懂(我腦殘有這麼嚴重阿?)

在不然也會想著:都在一起這麼久,你應該知道(是各怎樣的人,會有怎樣的心情)

總覺得溝通這門學問不是誰都修的來,誰又再及格邊緣?



親愛的

不是要你有什麼都得傾巢而出不掩飾著。

想,情緒假若是火山口,一次轟然爆炸的無挽回好,還是點滴的安全釋放叫人心安?

懦弱沒有不被允許,只是它必須被擺在適當的位置上。

可以想像的到你又將鏡子擺在我跟前

我們要學習的原來很多,原來很相似,原來都又被自己漠視的擱置.....

這兩天不斷咀嚼這麼一段文字

每縷靈魂,都是一座隔離之島。

所有的愛憎猜忌都是一種憂鬱,但靈魂與世隔離,

於是我們只能朝著自己決定的那個方向不辨南北西東
地走將下去。

by臥斧


喜歡有靈魂有腦袋的

只不過是各軀體,let mind be free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