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自己慢慢的可以接近村上春樹了(?)

這本『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在我讀來沒有以前青澀年紀上的思維艱難

原來許多作品不到某個年紀不到某個心境,是難以觸摸到作者的心,作者想傳遞的事情

我又不免思考,也許,那青澀的我,是抗拒也不一定。

喜歡書中『泰國』這一篇的故事。

故事主角被泰國導遊帶領去會見一位神秘的心理治療師,在回程的路上主角問導遊為什麼?

她說『因為妳很美麗,Doctor。既聰明,又堅強。不過看起來總像有心事的樣子。往後妳必須準備慢慢邁向死亡。

往後,如果妳只把力氣分很多給生,會不能好好死的。要一點一點逐漸轉換才行。生和死,在某種意義上是等價的,Doctor。』

我想

我也想,想那夢裡有隻大蛇,幫我把那塊石頭吞掉

那樣,或許,漸漸的,我們對於用很多力氣分給生的這件事情就會減少關注。

很多事情,一旦化成言語,那就會變成謊言

言語一旦說出來,就變成石頭了

謊言或者承諾都會像顆石頭一樣,緊緊的壓迫或者重擊你、我。


日本地震引起了大海嘯,我們又再次正視了『無常』這一回事

每個人都在個個能對外聯繫的通訊上留下類似這樣的字眼『活在當下』

但是,其實很快的,每個人一旦恢復正常生活,不再有那些干擾的時候,疲態的社會性格又會跑出來。

真正能拋開的,沒幾個。

我想,這就是,現實

言語一旦說出來,就變成石頭了

所以越是這各時候,我要越顯得沈默。

不再高談闊論『當下』的重要性,用身體力行的姿奕揮霍吧。

苦果就留給『有幸』存活下來的以後去承擔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