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以為的愛情,就像背光站在圍欄那,對著我露出百萬伏特微笑的足球隊陽光學長那樣


那時候的我們都很單純,接受崇拜及被崇拜的互動關係。

鮮明、跳動,盡情的用汗水和加油吶喊尖叫聲揮霍著青春。


十幾二十初淡淡憂愁的歲數,我以為的愛情是不斷付出和予取予求的接受或者任性索取。



在這過程中我傾心付出一切也歇斯底里的瘋狂過,也讓最鮮明的豔紅證實愛情的模樣過

割鋸、拉扯是彼此肉做的心,以為最痛的痛是證明活著、愛過的知覺。

我的失心瘋是一個人逼出來的,我的嬌縱是另一個人寵出來的。

在兩者間嚴重的失衡

跌墜深淵

一再輪迴

直至

淹沒愛情的臉孔



帶著愛情範本顛沛流離至今

現在這年歲,才發現,或許真正的愛情他並沒有鮮明固定的輪廓,一定的參考模式,其實




媽咪對我說:緣分是自找的。

不該僅是期待著,等候著,守候著,單方面的。

而,就像一塊黏土,想要什麼樣,期望是各怎麼樣,都在自己手心裡扭捏著,雕塑著。

和著的也許是心酸的淚水,焦急的汗水,爭吵的口水。

但,是自己一碾一碾堆疊出來的樣子。

往後的他(愛情)是被賦予更多期望的手作



踏實而更適合自己

現在的我是這麼想



∴∴∴∴∴∴∴∴∴∴∴∴醞釀很久的分隔線∴∴∴∴∴∴∴∴∴∴∴∴

一段關係的開始


一段關係的結束


可能都不是你我能決定,
但我們總想掌握他的進度和所謂的可能性


開始的諜對諜,愛人成了假想敵

這比喻我笑了笑


再朦朧未知的階段我們驕傲的自尊不允許被揭穿


可能的,若有似無的小小測探

就算退場也要不卑不亢的姿態,其實,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隨時隨地準備好完美的台階,以防不小心的自作多情失足成千古恨

這樣的絕佳演技我有,那樣不值錢的自尊心我似乎也有

在愛情開始前,你我都是高姿態的國王與皇后

在愛情開始後,你我都成為了不起眼的小兵和甘願受困的禁臠

一顆隨著戀人起手無回,情緒隨意擺弄棋子

那麼,我們在這之前的驕傲有必要存在嗎?

那麼,如果失去原來的自己,我們還都要繼續愛嗎?

那麼,當我選擇絕對的犧牲,為了保存城堡的完整,投遞了降書,能否全心的成全我?






【我需要有一個我信任的人,能靜靜地聽我說話】William說的這句話,我也認同。

如果你能夠..........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