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22:27

Dear M :(因為某人,所以今天我們暫且把W倒過來寫吧XD

                剛剛有一起令人害怕的地震發生,每每遇到地震我是驚慌的。是有那種想逃卻又覺得逃跑有時候也是種枉然或者多餘的行為的那種感覺產生,於是會發現,尖叫過後我仍坐在同一個位置不動,等待平靜。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今天看完了這本書,是一本理當要想很多,思考許久的書籍。

原諒我對於他的艱深哲學,讓我很不耐的快速翻閱(?)其實,我的閱讀向來都很快速,導致我記住的瑣碎不多

通常只有當下的感覺,感覺感動就是感動,如此而已。

看完的想法是,那麼想傳遞的是,關於活著這麼一回事,從出生一開始就是被迫的,於是

我們能夠的就是等著死亡的到來,因為不管生與死其實我們所能干涉或者真正作些什麼都是無能為力或者多餘的。

超然的看透死生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每個人必經的過程,世界循環的一部份。

想著想著就會發現自己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裡面這麼一段話:為了什麼而活、自己會變得如何?或許這些才真的無關緊要。人類不過是為了死亡而生存,肉體終有一日會化為灰燼。
物質上的滿足、地位名譽的取得、競爭上的獲勝、他人的讚揚等等不過是把生命的樓不斷推高而已。死亡乃是人生的破局,人們藉由如此的推疊拼命的想要遠離死亡。

然後,關於追求幸福就是要把自己置身度外的付出(?)是那種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的無私嗎?

過於沈重了,這類的書籍將我壓垮,真的,或許我不善於這樣繞舌結腦的思考吧(?)

倒是劉克襄的安靜的遊蕩讓我起了各想來鐵道行的念頭。(說來說去自己是愛趴趴照吧)

提到幾個該是自己連看都沒看過聽也沒聽過的地名讓我躍躍欲試。

獅潭、房裡、牡丹(這個我有聽過,好像離我比較近)荖濃、萬榮、談文、香山...

是阿,不曉得我被說超驚人的動力會何時驅使我朝這幾個點邁進?




9/11  21:47

《ㄟ》『內』(逆)

這三個是語助詞,看的出來嗎?

那天伴著夜色,佐著昏黃神農老街的燈光同小寶弟兄一同漫步回到『感受角落』

聊起熱情的南部人還有屬於南部人的特殊語調。(小寶說完才恍然大悟的,重點在結尾音『逆』)

說,自己非常喜歡南部人說著台語的腔調,聽著聽著會跟著微微發笑

那種笑不帶著譏嘲、或者任何不好的諷刺,是種,啊~就這是種聲音,一種專屬於的認同笑著。

每次只要聽到肉ㄚ和他身邊的朋友用著專屬南部腔調的台語聊著天,我就會很認真的聽他們講話

就好像音樂安撫鼓譟不安的嬰兒那樣穩定神經讓人愉悅吧(?)起碼我是這麼想

很怪的,他回過頭看著我就會自動轉成國語發音ㄟ


這個ㄟ是黑太那日傳簡訊來說,『她』也是ㄟ掛的(現在黑太一律用女字旁的她來表示性別加強訓練大家阿)

這個ㄟ和那本書中(到不了的地方,就用食物吧)台客的ㄟ是一樣的

那麼黑太是台妹嗎?嗯嗯,照那本書裡面對台客(妹)的解釋分析,那麼我想,黑太是台妹沒錯

他們有時候用著很不適合(這不適合也許是我們看他們的想法)自己的溫柔和角度以及豪邁的氣度在看這世界

異常的讓人覺得不搭嘎卻又偶爾讓人感動的起雞皮疙瘩,是這樣說的吧!

『內』是我的語助詞,應該就單屬於我的吧(?)和宜蘭腔搭不上邊的語助詞

在家或者和朋友相處都鮮少說台語,我連道地的宜蘭腔可能都沒有

(我家賴美人是標準範本,如果你們一定要聽宜蘭腔的話)

台語不輪轉的程度一般般(自我感覺良好?),最多使用場合是在與年紀較大的患者溝通或者交代注意事項的時後

有時候爛到連對方都會跟我說『謎關西,泥縮狗以,挖聽的懂』

因為常追{韓}自然而然的就將他們的言語慣用在自己的生活上,那句『內』及表達如日本人的『駭』我們翻譯的《是》,那種傾聽他人言語後表示回應的恭敬語助詞(有沒有這麼複雜?)

所以說,我們三個要是湊在一起聊天,會那邊ㄟ來ㄟ去,那邊逆來逆去,這邊內來內去的嗎?

一整各好豐富表情的言語對話,下次您可以注意聽聽看『逆』


9/12

昨天和神經病雙魚姊姊一起去逛街,而我竟然不爭氣的在大買場內聲淚俱下。

不是神經病雙魚姊姊又故意刁難或者說出什麼為難我的話語來,而是自己突然提起這回到台南阿寄對我說的話。

對雙魚姊姊坦承,每每早上一要去上班我就會開始難過的想掉眼淚,一上工面對源源不絕的患者更是有氣難嚥

知道生病的人也很可憐,所以也都盡量壓抑自己的脾氣,因為真正惹我如此氣不順的不是他們阿(公私要分明)

阿寄說沒關係在撐過兩各月之後,我就翻盤了,會變得把幼稚還有把盧無限放大的情況

一聽,雙魚姊姊震怒。她要我禮拜一就把工作辭了。因為在她的感覺那是我可能累積到發瘋的情形。

(笑)我當初聽阿寄這麼說的時後也是有類似的感覺出來,那種坐在地上踢腳番不像是我會作出來的事情

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我自本也強烈懷疑,我腦子可能壞了。

雙魚姊姊執意要我趕緊把令我不快樂的工作給辭掉,因為她不想家裡後來有各需要照護的神經病

(是怕有人跟她搶神經病頭銜嗎?)

說出了,其實也好擔心,跳開這個框框之後的我還能以什麼維生?

就像習慣被籠子關起來的獅子,開了門讓牠出去,卻質疑了這偌大的草原的真實和賴以維生的天性為何?

不一定要求自己作各位社會有貢獻的人,因為我沒那麼偉大,但是卻總期望自己能有存在的價值

雖然雙魚姊姊很機車的說家裡不缺我這『微薄』薪水,可是起碼那是自我價值肯定來源之一不是嗎?

大概如同小傢伙說的,我被這世界奴化了。

雙魚姊姊說的,我們家族裡的人都缺乏『決心』,這壞毛病導致很多事情我們都作不成的悶壞自己

有時候把自己逼向絕境,搞不好會發現另一條逢生處也不一定。

或許吧,我也該有那斷尾求生的魄力才是

昨晚想了一整晚幾乎沒有睡,是那性格和思維很兩極化的的因素吧

也檢討著,是不是自己的抗壓性不夠?

雖然你曾也笑著說,那各地方根本是煉獄,也曾質疑過我生病一直不好是不是這也是環節之一

醫生是有說過壓力和疲勞的確也有可能是原因阿,但是最終把自己逼向這方向的不也是自己?

不確定短期內到底能有沒有什麼結果出來

but

親愛的,倘若我真的走向無事生產的那階段,請適時的多給予我關心和鼓勵。

但是,不要縱容我的惰性,和一派天真浪漫的不切實際。

三不五時偶爾還要帶我出去餵食好吃的,不管是身、心、靈。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