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先來聽一首好聽的歌曲先吧


歌詞

你不了解這愚蠢的世界
在蠶繭中存放的你無法看到
我了解
展示給我你那燦爛的翅膀
別害怕做的到
展開熱情的不停蒲扇的翅膀向著世界飛去

太陽般耀眼的你啊
即使這個世界阻止
耀眼的人啊
我愛你
讓你能夠看到這個世界遠遠飛翔
即使是像凋謝的花那樣疼痛的時候
即使像樹木倒下那樣狼狽
相信你相信我
我們彼此信任
感受一下心跳的聲音
團結力量展開放著的翅膀向著世界飛去
無比美麗的你啊
即使這個世界冷漠背視

耀眼的人啊
我愛你讓你能夠看到這個世界遠遠飛翔
太陽般耀眼的你啊即使這個世界阻止
耀眼的人啊
我愛你
讓你能夠看到這個世界遠遠飛翔


*******************共勉的分隔線**********************

幾天前終於在父母面前嚎啕大哭,核桃眼在隔日仍舊睜開面對那我不想踏入的邊界

無法閃避在父母面前掉眼淚而稍微覺得丟臉的心情,是懦弱嗎?

反覆思索著是自己的抗壓力降低?或者不夠?我是草莓一族嗎?

還是真的已經淹至鼻腔的位置,滿滿的委屈和不平讓我快不能呼吸的蠻力掙扎的驚慌淚水?

不明究理的人會質疑,那樣的工作環境,那樣的福利條件,那樣的....

有什麼好嫌棄或者有什麼壓力阿?穩穩的做到退休又不是難事。

也不喜歡回嘴的對人家說,你不是我,你怎知我痛這樣的話語來

因為他從冒出疑問的初始,就已經不站在相同角度在看這事件了。

總想,我們作些什麼,其實不用對世人交代的那麼清楚,也沒必要去交代

只要做到自己盡力或者問心無愧即可吧(?)

並不是一個害怕別人說自己閒言閒語的人,但是卻是各極害怕讓父母蒙羞的或者讓兩老受屈來著

擔憂著別人把對我的質疑和閒語狠狠朝我父母投擲過去,那怎麼辦?

我先前就是這樣的想那麼多,把長遠的將來不好的結果都想一遍,於是很不快樂

被未知的裹住手腳的歲月裡,我還得不斷前進。

這樣的我,很累,很累........

我呀~幾乎不在父母面前掉眼淚的,大概家裡人性格都是那種報喜不報憂的那款

所以總覺得在大的事情,自己這一關能過,就自己捱過去,幹嘛多一個人跟著操心?

在那要了半條命的初戀告終結的時後,在那183男與射手女聯手上演批腿戲碼欺騙我的時候

在家人面前我一滴眼淚也沒掉!

而真他媽的,現在竟然為了那五斗米肝腸寸斷的,我果然只愛錢(?)

不想再哭哭啼啼說自己有多委屈,因為眼淚並不能真正的解決掉這一些鳥事

在加上拎謅罵全身上下也只剩下這雙眼睛長的還算能見人,如果真傷了眼,豈不更不值!

(擷取經典韓劇,我叫金三順)

有一天身體問它的心說:如果我生病了醫生會幫我治療,如果你生病誰幫你治療?這個時候
心就回答說:我必須靠自己來治療。
也許因為這樣,每個人都會有各自擁有一個當自己心痛的時候用來治療的方法。
有人喝酒、有人唱歌、有人發脾氣、又哭又笑、有人向朋友們訴苦、有人
去旅行、有人去慢跑,最壞的狀況是忽略自己的心痛。

我的治療方法呢?是像這樣接近天亮的時分,烘焙我的蛋糕和餅乾。
爸爸突然過世的時候,熾熱的愛情結束的時候,當我失業的時候,我都是
一大早就到工作室烘焙我的蛋糕,從烘焙的香氣獲得慰藉,天底下不會再

有更香甜的治療方法了!

那麼我呢?你呢?我們都要找尋治療自己『心』的方式,因為快樂真的很重要!

在父母還有神經病雙魚姊姊萬般憐惜的體恤和極力要我趕緊遠離那『地獄』力挺下

我決定再次走進老闆的辦公室,用堅定的語氣清晰的說出『老娘不幹了』這樣的話語來

這幾天在腦海中操盤演練過許多次,發現這年頭,說離職怎麼變得比分手難?(還是只有我?)

向來的快刀斬亂麻的魄力在這用不上嗎?竟然很有良心的將日期延至老闆度假回來後再說

超善良的不想破壞他前去度假的心情(雙魚姊姊說,我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吧,誰會受影響阿)

離職對現階段的我是不是好事其實我也不確定,想說,關於我人生中有幾件事情事我能確定的呢?

但起碼每日緊繃和日漸減少的耐心和耐性會逐一被慢慢歸回正常標準值


期望everything batter then batter


    全站熱搜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