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不小的陣仗的傾盆倒,近午時分有小歇息一番後又再接再厲的下著

氣象新聞有說,是兩個颱風的形成還有各熱帶低氣壓的緣故

昨天載朋友回家的時後他說,喜歡下雨天,尤其是在下雨天行進的車子內最令人好眠

於是,他很安心的就躺在副駕駛座上和周公短暫的下棋了

清醒的他是在對我曉以大義,說曉以大義似乎有點『言重』了些,大致就是和我討論了一下讓步這問題

我的性格帶著輕微公主病(有日漸嚴重的趨勢)是那種強勢到不行的程度可並不會不講理

我生氣都有我的理由,我努力做到不『亂發』脾氣

問他,是我自己想太遠、太周全,還是因為別人都沒有那麼想,才叫我生氣呢?

我不是作大事的人,也沒有縝密的頭腦和思維,可是,基本的推斷還算有,就這麼不如我嗎他們?

朋友說,朋友間要嘛就大聲的給它吵鬧出來不要憋著,憋久了會臭掉

我不是各怕會正面衝突的人,就因為如此,極討厭在我後面說小話的人,且更厭惡那種說小話還被我聽到的白癡

對每個朋友都說過,給每個人大概都有各容忍的『扣搭』在,

在我發飆之前盡情的消費吧,軟土深掘到最後,就是兩條平行線

說我是各沒感情的人嗎?換句話說,可能就是太多情了,禁不起這樣被無度消費著

人跟人在一起,不需要這麼委曲求全來著,至少我不想讓自己再退讓

原則上我也贊成對方不必對我讓步,倘若他真的不爽,又執意的覺得自己沒有錯



下午請了假跑去考重型機車的駕照

一條直線讓我堅持過七秒是有點為難來著,畢竟只能直直前進的保持慢速平衡

我的平衡感很不好,電話的那一頭暴發戶很認同,不然之前他一直嚷著超簡單的啦那個路考

經我提醒才想起慘痛的經驗,就這麼一條直直的路我還是有辦法把摩托車騎去撞別人的車角,讓他差點瘸了  OTZ

拿到熱騰騰的重型機車駕照,突然又覺得,自己又了不起的完成另一件人生中的大事一樣


最近的我大概真的很不開心吧(?)一人獨自坐在窗邊看書會看著看著默默覺得難過的想掉眼淚

那本『到不了的地當,就用食物吧!』就讓我數度紅了眼眶,今天在翻『安靜的遊蕩』也是如此

我大概又意識到某種不由衷的不得不情況吧?


地震

我剛剛明顯且強烈的感覺到晃動,可以清楚的知道不是來自由我身體的不適

大雨猛烈下不停的時後就會想到土石流,或許是那次的88水災好嚇人吧

(又或許聯想到書裡那,土石流的故鄉-信義鄉那篇幅)

一直被時間推著往前走,就像那回悶擠在被人群推著走的夜市感覺一樣

明明看到喜歡的什麼想吃的什麼想遲疑的駐留一下會兒,卻不得

流逝的光陰,沖淡的記憶。鮮明的是那突然被喚起的觸景傷情(?)

其實疲憊的已經有點不知所云了我

總結是各很無關的定論

我終究還是無法對自己完全負責的人

(點菸)


2010-08-30         PM05:2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車肥水の感性 的頭像
車肥水の感性

水肥車の天堂ޓ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