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親照過來
轉貼請加註網址 其他用途請經過同意 如有侵權請告知 謝謝

目前分類:什麼?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12 Mon 2008 23:54
  • Del

稍早把關於自己做過的夢給刪除了,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會再去做那樣的夢想了。

或許會說:只要活著的一天就可以阿!

這樣慷慨激昂的熱血,我辦不到。

我對自己沒有什麼期待,活著一天是一天,無趣的、多餘的。

任性的停下腳步,只因為我覺得累了,倦了,夠了。

半推半就的走著,是魁儡。

 

如果不快樂,那麼活那麼久的意義在哪裡?

成就別人的對比?是可笑的,該羞愧的。

 

大腦用來思考的重點在哪裡?人生的方向?還是生存的意義?如果我不適於這世界,或者你們說的社會呢?

沒有什麼不能被取代,深知這個定律,我的存在只是暫時填補空缺的時光

討厭去思考言不及義的事情,因為我愚蠢的驕傲和不成熟。

 

為什麼沒有砍下那一刀的勇氣?

為什麼?

脈搏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呼吸什麼時候才會微薄?幾分之後的世界是各什麼樣的?

 

 

我是被期待還是期待能被期待著?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太問我:是爽日子過太多了嗎?自憐自哀了起來

是嗎?就因為腦袋太空閒,生活太無重心,所以才會這樣自嘆?

可以說不是嗎?儘管很沒說服力

人總在有時候會突然頓悟到些什麼,就像通靈者天眼開了一般,

那樣神奇到不可思議的境界,然後我瞭解到一件很殘酷的事實罷了。

並不需要誰的安慰,並不是想獲得誰的撫慰,因為我的懸殊是一件連提起都讓人自悲(卑)到極點的事情
不說也罷了,自己心裡明白, 既使再怎麼樣努力也不及到的了那個點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4 Mon 2008 00:27
  • 懸殊

一覺醒來,心底突然一聲巨響,像一記悶雷,轟隆的震撼著混沌不清狀態的我

意識到懸殊感的距離和自卑的心情在等同的線上朝心底無限延伸開來,打擊著因為年紀稍嫌薄弱的自信心

幾步之遙的遠近,確有隔著跨越不了的鴻溝,那是純然的自卑心作祟!?

還是根本在一覺醒來的恍然大悟,南柯一夢何必執著?過於理想化的遐想只會令人深陷在雲構的烏托邦,風吹就散.....

 

無助的頹然讓我呆坐床邊,一動也不能動。

什麼也沒能抓住的雙手,真的就在什麼也抓不住了的雙手虛軟的攤在身側,一動也不能動。

太遙遠了,在還未開始邁開步伐,雙腳卻意識到那懸殊帶來的距離遠到令人心慌,一動也不能動。

 

用力的在躺下,緊緊閉上雙眼,矇頭蓋著厚重的被,這算是一種垂死前最後的掙扎嗎?

還是,一種不願意就此罷休坦然面對的憤慨?

翻滾著,把自己裹在棉被的中間左右來回的翻滾著,企圖的想把這無端侵入的極度自卑感甩出去,壓死它也沒關係.....我是這麼想著。

 

終究還是難過的想哭泣啊!對於什麼也做不了的自己,甚至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改變自己就能扭轉,那樣的結果更令人挫敗!

那到底不放過自己的執著是什麼?該死的不屈就?

你願意付出多少或者多大的代價去換取這你終其一生都無法到達的懸殊距離?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0 Thu 2008 00:13

裡外的你和我,是隔著你的門還是我的門?

跨不進去,走不出來的,是你?還是我?

我躊躇著、猶疑著、不安著、混沌著

拿起了又放下的是那一份連自己都不清不楚的感覺

被誰左右了?如果只是單純的感官操控著,是不是就這樣隨著瞬間的變化去走?

捏著放不下的是怎麼樣的東西?牽著拉扯著是什麼樣看不見的線?

我們都走太遠了..........

僅僅只是握著的手,也在疾步中鬆脫了,並沒有承諾

如果可以愚笨點,那就繼續這樣傻傻的下去吧

可以不用去感受、去回顧、去承兌

當風吹落手裡握著僅存的沙礫

 

 

不是我努力點就可以的事情,也會有累的時候

會想逃跑,會想拋棄

如果真的就這麼轉身,會不會被說自私的殘忍?

 

琴弦來回拉鋸的是我的傷悲,音揚鈍挫,哭泣變成一首不完整的曲調

耳邊低迴的呢喃,都成了最後夢境的囈語

 

 

最終是愛上的是我看見的這個人?還是這個人的本質?

開始有了分明的輪廓,卻又擔心什麼似的把它擦拭掉

往心底鑽的那又是什麼?

 

又一條弦斷了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用力的坐在2008身上,然後哀怨的看著它,誰要你來的?

誰讓你和2007這麼快就接棒了???都沒問過我的意願,你好膽!!

接下來內文,全都是老娘自我感嘆和這次跨年感想,有久坐不耐症的Angela請起立,門口在右轉你的左手邊的地方,謝謝。

 

 

我的跨2008很早就做準備來著,12/30就上台北,在上台北前還和從台北下來的GG還有他的朋友一道吃飯。

許久不見的GG(實際上應該算從5月畢業後就沒在碰過面了)和他俗稱的*網友*一起開車來宜蘭玩。

這件事情聽說金馬強早八百年前就知會過我了,只是我好像從來沒回應過,沒辦法,對於太遙遠不確定的事情,我向來不說滿。

因為我擔心我會變成賽鴿協會的放飛鴿,超擔心那帶有極大強烈的詛咒會烙印在我身上。

 

GG在右側胸口多了各Tattoo  他盧了10年最近他老媽首肯下讓他刺的。他說:他已經到了擁有身體自主權的時候。

我說:你這輩子都沒有,你身體的每個細胞構造,都來自於你父母,那不是你的。

我們沒有為了這話題爭論不休,因為他乖乖的閉上嘴了。(而這就是GG)

GG聊了許多關於他這陣子的事情,從入伍到驗退,過程坎坷又曲折?

他說,現在他好了,不再為那些而感到痛,我說,如果是真的,那就好了。

看著他我思索著,一個年輕的生命該是活躍的青春,可,在他身上,我卻看到遲暮的枯燈?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我們也許曾短暫擁有過相同的念頭,但,我們終究不同。

你不需要我的祝福,因為幸福要自己願意!

 

12/31一大早就和賴美人一起出門上班去,她辛苦工作,我渾沌的帶著睡意游離在捷運地下街。

距離和Angela相約的下午茶時間還有一大段空檔。如果早知道笨魚沒去面試;如果早知道Angela很早就出門到中山站附近,那麼相聚的時刻就不會那麼短暫了。

但是,那句早知道,其實是人世間最多餘的詞彙。

 

去年和Angela有約定,我們有張隱形的明年見兌換券。這段兌換券故事怎麼來的,原諒我鼻屎般的記憶容量,忘了。但,關於承諾,我記得。而且,急於去履行。

我們在12/31碰的面,這就表示,不是在明年相見,又等於,兌換券未生效,哈哈哈哈...所以說,我們得在瞎忙生活裡在擠出空檔,相見歡。

而我,當然不介意多見幾次Angela

距離上一回見面有多久?應該是和2266那一掛還有呆及他家那個我不熟的班長一起吃飯的那次吧?

是咩,我終於恢復記憶了,去年小鯨魚...還是上上年?總之是上回小鯨魚回日本前的餞別會飯局。

(說到小鯨魚,喵姊可想你的勒....今年2月應該會回來吧?)

ㄟ   岔開話題了,我要說的是Angela

這次小妮子越來越漂亮的偷偷生長著,實在太不夠意思了,說什麼要一起20幾歲。結果只有他自己看起來是而已

=..="

難怪笨魚心甘情願的被野蠻女友揉擰著(想反駁嗎?咳...咳  那個誰  你是沒有發言權的)

頭一次聽Angela機哩呱拉的說了這麼多的話(因為前兩次碰面根本沒機會,第一次不熟,第二次老娘又專攻吃的)

不會覺得聒噪,甚至覺得很有趣。對於她說的每個話題。有小女孩的淘氣...那芬圍讓我感覺到生命的活力,縱使有些故事是灰暗的,令人眉頭深鎖著的。

 

Dear  Angela  記得我告訴過你那天我看到一本書的內文是什麼嗎?

先想到結果的人,最沒意思。

很多事情給了過多假設是沒意義的,因為,我們都還沒碰到,也沒經過,而我們未必會遭遇到。提前的苦痛是何苦來哉?

我也正努力的朝這方向去學習,自尋苦惱是凡夫俗子的最愛,期望有天我們都能超然。

 

12/31是夜

我和賴美人相約一同到國父紀念館看101最後一次的絢爛,等待,從零零落落的人群到萬頭鑽動,我們看著。

七點多就卡位,而且我認為是各很棒的景觀點, 非常感謝賴美人。

清楚的華麗震撼感,和一些來自於陌生人給予的感觸。

從7點到12點的過程裡,我和賴美人覺得時間過的最快的階段是在於說別人閒話的時候。

原本這篇筆記那天也訂好的標題,就叫做:跨年夜之別急著吃棉花糖。

而這其中的含意,只有我和賴美人最清楚不過了....嘿嘿。

開始到結束不過是188秒,而我們花了更多的時間去等待,你說這樣的經濟成本效益合乎嗎?

很多事情講求的是各感覺,而那抽象的意境我們可以去計量嗎?

那天聽到:你知道衝浪的精神是什麼嗎?

征服?!

不是,而是等待....

等待最高的浪頭到來,急速的俯衝而下和浪玩耍追逐。

我們頂著寒風,和一群不搭嘎的熱血青春等待著同樣一件事情.....就是被感動。

在煙火綻放的那一刻,激動的人群,當然包括接到一哥電話的賴美人,他們心內的澎派我感受到了。

188秒絢爛結束了,我和賴美人照著規劃好的逃生路線狂奔。街上的陌生人、賴美人對一哥的真情告白,我感動著。

就在那麼一刻,我心底是那麼樣清楚著,我要的是什麼,我想的是什麼。

 

 親愛的,很感謝你努力把這文章看到最後。

如果你從頭坐到尾,那們請接受我深情一吻,你怎麼能這麼有耐性?因為連我打這篇文章的時候,都不曉得撇了幾次尿?不專心的和學弟聊著天中混過。

(學弟今天嘴巴超甜,說打電話給我只是為了聽聽我聲音。可惜了,老娘只愛吃*楞*草。)

 

2008想辦法過的比我幸福吧!!

一起努力

^^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Dec 09 Sun 2007 23:36
  • 翻拍

P1060878

幾年前的我們?對於真正的數字我已經毫無概念

經過多少歲月,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意義

因為,一切的一切彷彿是昨日

和朋友家裡的人一起合照,為什麼會有這張照片,什麼樣的情境下拍的照片?圖片中的小孩多大了現在?

在朋友堆亂的房間中,厚厚一疊尚未歸類放好的相片中

找到這一張,令眾人不甚欷噓的圖像

所謂有圖有真相

老娘那段時間還真是人模人樣

P1060884

什麼時候被他偷拍的?我也不太清楚了

可以確定的是,那是某一年的夏天

上衣不在(不知道被塞到衣櫃的哪個角落)

太陽眼鏡不在(這G牌名貴太陽眼鏡被少爺同學借走就一去不回了)

裙子還在(只是被高掛在衣櫥內輕輕嘆息)

人也還在,只是歲月不斷在身上留下痕跡

只有膨脹沒有縮小

只有老化沒有朝氣

我的青春坐在最遠的角落和我對望

對我甚至不屑一顧

記憶阿  何苦來哉捏?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老妄想和那些很了不起的人變成朋友
什麼是了不起的人捏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有個新名詞『乾物女』,意思就是有正常生活卻不想戀愛或嫌與人互動麻煩的女人
喵亞紀是不是最新名詞的代言人之一?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Sep 28 Fri 2007 23:38
轉過頭  一堆包包就散落在床角邊
有韓國的戰利包  有咪醬送的 有NEW送的  有少爺送的  自己路邊攤買的

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